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20章

      这是余淮消失后的第二年。

      彼时耿耿已经是北京一所大学的大二学姐了,因为摄影专业出色,被担任大一助导的舍友拉去迎新。

      看着相机里一张张稚气阳光的笑脸,耿耿不禁想起了记忆里那个阳光小少年。

      余淮,你还好吗?昨天路星河对我进行了第28次告白,我一如既往地拒绝了,可他还是不死心,表示会一直坚持下去的,其实,我,真正想听的,是你对我的告白呀!

      “耿耿?”

      “唉!”

      “帮把这儿的布置拍一下,等回去修修图,发到官网上!”

      “好!”抬手拢了扰已经过肩的长发,“这就来!”

      而此时,被耿耿心心念念的阳光少年本人正被作为大一新生迎近大学校园。

       

      
      因为奥运会的缘故,这一届大一新生的军训被取消了,这件事令大二、三、四的学长学姐们一阵扼腕,本以为可以抱着西瓜啃着冰棍儿喝着冷饮,看一帮小绿人儿汗流浃背地被指挥来指挥去,现在――只能哀嚎着没有赶上好时候了。

      踏进学校的大门,看着眼前的欢迎条幅和飘飞的五彩气球,余淮本应高兴的心里不由生出几丝遗憾,勾了勾嘴角,不无苦涩地一笑。

      而今的余淮整整瘦了两圈,下巴颏都尖了,以前穿着正好的衣服,现在直往里灌风,整个人显得很是疲惫与憔悴,只有偶尔因说话露出的半边小虎牙,依稀可以看见一些当初的影子。

      本以为只是一次失误,只要重来一次,凭自己的实力,绝对可以考中。可事实证明,有些事,不是努力了就能办到的,老天爷永远爱跟人开玩笑。

      母亲听闻父亲遭难,加之身患重病,曾经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就这么垮了。

      可这个家不能就这么垮了,余淮毅然决然地扛起了这个家,父亲不在了,他这个独子就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

      放弃了心心念念的清华,余淮报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的药学专业,毕业了如果能进医院,照顾母亲倒也方便。人只要活着,就不可能不生病,现在国内的医药事业发展前景也挺好的,所以,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因为住在本市,余淮并未到得太早,所以他报到的时候,本班的寝室已经满员了,只能和别的专业合寝。助导给了余淮寝室的钥匙和自己的电话号码后就离开了,余淮循着钥匙上的寝室号很快找到了地方。

      推开虚掩的门,余淮发现寝室里已经有两个人住进来了。

      一个坐在桌子上,掉在地上的拖鞋歪七扭八,脚踩着凳子,身上穿了一件白背心儿,下面套了一条宽松的大短裤,头发乱糟糟的,微冒胡茬儿,一副邋遢样儿,要不是手里玩儿着游戏机,余淮觉得仿佛是看到了楼下下象棋的老大爷。

      另一个摊在床上,听到寝室来了人,才慢吞吞地坐起来,跟余淮打了个招呼,看起来甚是不愿意与床分离,他头发短短的,皮肤很白,体型微胖,右脸颊中间有一颗不大不小的痣,像是白嫩嫩的汤圆儿不慎破了个口子,流出了里面香香糯糯的黑芝麻馅儿。

      “嘿,你好啊!现在剩俩床位了,你选哪个?”邋遢君暂停了手里的游戏,开口问道,一股浓浓的大碴子味儿铺面而来。

      “你们好!”看着左手边的两个空床,余淮选了靠门的一个,“我选四号床吧。”

      刚放下了背着的行李包,余淮便听见从门口传来的一句询问声儿。

      “请问,这里是132号寝室吗?”

      此时的门口,站着个高个儿,着了一件鹅黄色的连帽 T恤和一条黑色的运动裤,手里提了一只银色的行李箱,鼻梁高挺,脸部线条硬朗,肤色很黑,跟汤圆君仿佛是差了一排调色盘的距离。

      “是,不过你来晚了,只剩一张3号床了。”这回换了汤圆君开口答话,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带点儿京腔儿,又带着种刚睡醒的慵懒味儿。

      “哦,没关系没关系,我睡哪儿都好。你们好啊!自我介绍一下哦,我叫王大陆,大地的大,陆地的陆,因为我爷爷很爱大陆,所以给我取了这个名字,我是来自台湾的交换生!”

      黑黑的同学和众人打着招呼,他人是高高的,体格是壮壮的,肌肉虽不盘虬,但也很明显,再搭配上这副娇嗲的台湾腔……画风莫名诡异啊!
  
     

―――――――――――――――――――
我实在是觉得余淮的仨室友各有各的萌点,思虑了半天,还是觉得代入本名食用更愉快    ~~O(∩_∩)O~~

插播一条本人对军训极度怨念的文字  ﹌O﹌
初中军训――08奥运会,逃过去了,
高中军训――学校操场改建,逃过去了,
没想到――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大学的军训足足褪了一层皮啊一层皮啊一层皮!!!!!!
28天啊~~~28天啊~~~28天啊~~~
时间长也就算了,
别人顶多是,黑点儿瘦点儿苦点儿累点儿,
可我……
脚肿得差点穿不上拖鞋,
最惨的是耳朵被硬生生晒出血了!晒的!
犹记得当时还在站队列,后排的女生说我耳朵出血了,我用手一摸,一个耳朵出血了,再用手一摸,另一个耳朵也出血了!旁边的小姑娘还问是不是扎了耳洞没有好……
我从来不扎耳洞,不,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在身上扎洞!因为疼啊  ~(*+﹏+*)~
可我到最后也没有弄清楚到底是哪儿坏了,因为没摸到伤口,只记得当时耳朵在不停地冒血,止也止不住,我头一次知道原来耳朵也可以冒这么多血⊙▽⊙
结果,等我升到大二,大一的新生居然不用军训!原因是有一个学校军训死了一个人,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不军训了……不军训了……军训了……训了……了…………

――――――――――――――――――――
      
    
         

       
               

      第21章

    
       

      132号寝里,四个人坐在各自的椅子上。

      “既然人都到齐了,就先简单地自我介绍一下吧,以后我们就要一起住四年了,先互相认识认识。”余淮开口道。

      “我叫林更新,我沈阳来的,学麻醉,鬼知道为什么麻醉班就我一个男的,护理班儿还有十个男的呢!”2号床的邋遢君说到。

      “因为你点儿背,还不能赖社会。”汤圆君怼他,“我叫董子健,家住北京。我是临床专业的。”

      “我叫余淮,药学本科,本地人。”

      “还有我,我叫王大陆!”王大陆接着说到。

      “知道,你台湾来的,诶我说你一台湾人,为什么来东北啊?就算是交换生,你完全可以去上海香港这些沿海城市,那儿名牌大学多多呀!”林更新有些疑惑。

      “因为我爷爷的祖籍在这啊,当年爷爷不得不去了台湾,但他一直思念着故乡诶,可是,爷爷去年去世了……所以我就想来看看东北到底长什么样子啊,在爷爷的描述里这里很美嘚!”

      历史原因不做探究,余淮开口,“你现在人来了,感觉怎么样?”

      “跟爷爷描述地的不一样,毕竟已经过去60年了,变化很大嘛!可我感觉也是蛮不错的啊,发展很快诶,可是不是说东北很冷的嘛?这里明明很热嘛!”    
 
      “冬天是很冷,可现在是夏天!”   余淮半带无语地开口,看着挺好一孩子,可惜这智商――莫不是个傻子吧!

     “哦,那你们这里冬天会下雪的吧,几月份开始下雪?好想尝试一下痛痛快快地打雪仗,但是我最想尝试的是那种,那种可以一只脚迈进去直接没过腰的厚厚的积雪诶!”

      “不光可以没过腰,还可以没过头顶嗫。”林更新煞有介事地说。

      “真的吗?雪下得有这么大!”王大陆一脸的好奇与期待。

      “不需要它下得有多大,因为我们打雪仗不是搓雪团儿砸人,而是扔人埋人,把人整个儿绊倒摁扔雪堆里,他要是挣扎,再把头摁雪里。”林更新描述道,余淮点头附和。

      “啊……”王大陆的嘴巴越张越大,此刻他很不理解,一场浪漫的打雪仗,怎么就变成了暴力场面?

      看着王大陆嘴巴裂开的弧度,余淮目测了一下,大概,可以毫不费力地吞掉一火车皮的幼儿园小朋友,嗯,牙齿倒是挺白挺齐的。

      “诶,董子健,你为什么来这边儿?别人都是拼命的想往北京考,你倒好,往外走。”余淮好奇道。

      “家里人想让我从商,可我不愿意,就背着他们报到了哈尔滨,能离他们远点儿就离他们远点儿。”

      “那你可报错了,想要离家里人远点儿,应该去新疆内蒙古。”林更新吐槽到。

      “也对哦,当时没想到。”董子健吐了吐舌头。

      “嘿,听说这个学校男女比例九比一诶,啊~好期待能偶遇一位美丽的小姐姐啊!”王大陆一脸憧憬。

      “没那么夸张,大概七比一吧。”这家伙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来的这个学校吧,所以其实之前说过的那些话都不是重点,最后这一个才是吧!看着王大陆脸上的表情,余淮腹徘。

     

      晚自习的时候,导员与全班同学见了个面,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走了,留下助导安排具体事宜。以往都是在军训时选几个临时班干,然后观察各自表现,最后由导员选择是继续留任还是换人。但是他们这一届没有军训,所以助导让大家自告奋勇,举手自荐一下。有几位同学很是积极,选人的时候是写纸条算票数的,按票数多者胜。选完了人,同学们又领了教科书和课表,就各自回去了。

      他们这一届的药本班一共有二百余人,需要在大教室上课,因为是公共班,所以对于没有课时要上自习的要求是办不到的,但是早自习是不能免的。余淮想着本来他也是打算自习课不上要跟导员请假的,现在倒是省了事。

      晚上睡觉前,余淮给叶葱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一切都安排好了,教他不用挂心,看课表上显示后天下午没有课,应该可以回去一趟。叶葱则表示这边一切有自己,他只要安安心心上课就好,能不来回跑就别来回跑了。

      挂了电话以后,也快到了熄灯的时间,余淮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上床睡觉了。

       
――――――――――――――――――――

要考四级了,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不更了,等12月16号以后再更!    ~~~^_^~~~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