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19章

      “小葱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吃完了早餐,叶葱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攥着个东西,塞到了余淮的手里――是一张存折。

      “这里有七万块钱,呐,这纸条儿给你,密码我写在上面了。”

      “家里还有积蓄,就算钱不够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这个你先拿回去。”说着,余淮把存折还给了叶葱,结果被叶葱给挡了回来。

      “你就拿着吧!当初我无处可去的时候,是大娘收留了我,自从我住进你家,大娘一直都待我很好,连房租钱都没让我出过,这些钱就算作我的房租还不成?”

      “就算是房租,也够不上这么多钱,再者说,你不是要攒钱还债吗?你把钱给了我,你怎么办?”

      “所以我拿不出更多的钱了,你也别嫌弃……”叶葱边说边低下了头,留下一个有些凌乱的后脑勺儿。

      为了自己去夜店打工,现在又把存折给了自己……余淮捏了捏手里的存折,指节有点儿发白。

      “小葱儿!”

      “啊?”叶葱闻言抬起了头。

      “…………”余淮上前一步,抱住了叶葱,“谢谢你!”

      “诶呀,谢什么?有什么事儿别自己扛着,记住喽,还有你哥我呢!”叶葱就着被抱的姿势,伸出手,拍了拍余淮的后背。

      余淮下巴抵着叶葱的肩膀,无意识地蹭了蹭,声音闷闷地“嗯”了一声,眼眶红红的,但这回,到底没有忍住,落下泪来。

      泪水砸在叶葱肩头,湿了一小片衣衫。

      有什么东西似乎变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余淮坐在病床旁,拿着水果刀认真地削着苹果皮。说起来,削皮的技术还是叶葱教给他的呢!叶葱还给他演练过拿菜刀削香瓜皮,一削到底,绝对不会半途折断。

      今天早上,余淮是跟叶葱一起出门儿的,叶葱乘公交走了以后,余淮去了面馆儿。

      前两天,余淮找了两份差不多的兼职,钱虽然不算特别多,但胜在是日结,而且离医院特别近,所以他今天去了趟面馆儿,把工作给辞了。

      “余淮?终于找对地方了!”

      “周末?你怎么来了?”余淮回过身,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视线里。

      “阿姨,您好!我是周末,余淮同学,以前开家长会的时候,咱们见过面,我今天啊,来看看您!”说着,把手里的水果篮递给了余淮。

      “谢谢你,好孩子,有心了!快坐下,坐下!”余妈妈微笑着说。

      “不用客气了阿姨,我站一会儿就好。余淮,你那天晚上……碰到我,告诉了我关于阿姨的事,所以我才找来的。”周末看见余淮冲自己使了一个眼色,急中生智地改了口。

      周末跟余妈妈又聊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告辞。

      远离病房的走廊里,周末和余淮坐在靠墙的长凳上。

      “酒吧的那晚,你去哪儿了?司机问我‘走不走’,我说‘走’。我当时醉呼呼地,还以为你在车上呢!下了车才发现你不在 ”周末说道。

      “我……我哥,当时正好在酒吧,被人欺负了,我去帮忙。”若非是周末醉酒,余淮怎么也不会知道叶葱在酒吧工作。

      “被人打了?严不严重?”

      “还好……现在都过去了!”

      “你哥?表亲吗?”

      “……他是我的……亲人!现在住在我们家。”亲人?这个形容词似乎有些不对,但余淮并想不到更准确的形容词了。

      周末并没有发觉余淮的话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兀自说了下去,“这几天我一直想联系你,结果发现你换手机号了!”

      “噢,学校发了张校园卡,我给换上了,忘了跟你说了。”

      “……你……后来还联系过耿耿吗?”

      余淮摇了揺头,呼出长长的一口气,“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现在,只想把我妈的病治好!”

      “阿姨会长命百岁的!”

      “那就借你吉言吧!”

      周末走了以后,余淮又兀自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
      刚刚周末提到了耿耿,话说起来,余淮已经好久没有想起过她了。其实从母亲患病到现在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可余淮觉得这一个月比一年还要漫长。

      理了理有些混乱的思绪,余淮睁开了眼睛,正巧看到刚上楼的叶葱,而叶葱也发现了余淮。

      “余余,你怎么在这儿啊?”

      “坐一会儿,你手里什么东西呀?”

      “参鸡汤,今天下班儿早,所以我就煲了个汤。”叶葱扬了扬手里的保温盒,“这盒子分量大,以大娘的胃口,只能吃一碗,剩下的都归你了,补充补充营养!”叶葱拿手背,拍了拍余淮的胸口。

      “我又没生病,补充什么营养?”余淮不禁发笑。

      “你最近瘦了好多,补补营养,好长高个儿。”

      “再高就蹿房顶了!”

      “正好儿,天塌下来的时候,你可得帮我顶着!”叶葱笑嘻嘻地,拽住了余淮的手,“走走走,再唠下去汤都凉了。”

      余淮看着叶葱的背影,视线缓缓下移,最终定格在了彼此牵着的手上面。他不禁回忆起了刚刚跟周末的对话。

      小葱儿――我的亲人。

      亲人吗?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