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18章
     
      叶葱麻利地洗好了澡,换完了衣服,他似乎是太累了,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可余淮睡不着。

      余淮给医院去了电话,护士说余妈妈刚好醒着,跟母亲解释说碰上了周末,两个人太长时间没见面,叙叙旧,明早再去医院。半点没有提叶葱之事。

      余淮并不很担心母亲,毕竟医院里有医生和护士在,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叶葱。在床上辗转了几圈儿,最后下了床,走到叶葱的房间门口,轻轻地把门支起了一条缝儿。叶葱没有拉窗帘,故而余淮借着月色,倚在门框上,打量起了叶葱的眉眼,不自觉地愈发专注起来。

      不知盯着看了多久,余淮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时钟似乎往回倒拨了一下儿,余淮仍是辗转难眠,眨眨眼睛,干脆起身,径直去了叶葱的房间。

      余淮悄悄地褪下拖鞋,轻轻地躺在了叶葱的床上,扭过头,看了看躺在身边熟睡的人儿,伸出胳膊,缓缓地搭在了叶葱的腰上。倏地,心下安了,慢慢合上了眼睛,余淮渐渐沉入了梦乡。

     
      叶葱睡梦之中,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压着,怎么推也推不开,醒来才发现是余淮的一条右胳膊横亘在自己的胸口,稍稍动了动身子,结果,余淮醒了。

      “嗯~小葱儿,你醒了!”余淮把胳膊平移了一下,很是自然地搭在了叶葱的腰上。

      “你……怎么在我床上?”叶葱甚表疑惑,明明昨晚是独自入睡的。

      “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啊?……没有。”突然转换话题,让叶葱有点儿懵。

      “昨晚我不该吼你的,对不起!那姓赵的那么对你,你一定吓坏了吧!我还冲你发火儿,对不起!”

      “没事儿没事儿,我该谢谢你的,要不是你,我可能……呃,总之你赶到的及时,他并没有把我怎么样!诶呀,我一个大男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儿过不去的!”

      叶葱以前虽然听说过男人和男人之间也能行那种事儿,可到底只是听说。昨晚的事儿,他觉得那就是个意外,点儿背撞枪口上了呗,碰上那么一个瘟主儿。

      “余余,你当时看到了,我衣服也没被扒光,至多……至多是被亲了几下脸和脖子,连嘴唇儿都没碰到,当是被狗啃了吧!”虽然差点儿被性侵,不过到底事情没发生,所以叶葱没怎么放在心上,自己又不是女孩儿,没什么所谓的。

      听到叶葱被姓赵的给亲了,余淮攥紧了拳头,眼睛有些喷火――到底是晚了一步!如果再早一点,再早一点……

      余淮似乎糊涂了,如果再早一点,或许就不会那么凑巧地听到那两个人的对话了。

      “余余!余余?”叶葱见余淮的眼神愈发冰冷吓人,不复往日的和煦,忍不住喊了喊对方的名字。

      听到叶葱的呼唤,余淮回过神,眼神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儿,“你放心吧,以后这样的事儿不会再发生了,我会保护你的,你也要答应我,以后别再去酒吧了,嗯?”

      余淮原本清朗的嗓音变得沙哑,语气却异常柔和,莫名地带着股蛊惑人心的力量,叶葱有种错觉,觉得余淮才是当哥哥的那个,而自己则是弟弟。

     “好,都听你的!”叶葱看着余淮的眼睛,点了点头。

      不料,叶葱的话音刚落,就被余淮就着搭在腰上的手臂一个收力,搂在了怀里。拂开叶葱额前的碎发,稍一倾身,吻在了叶葱的眉心上。

      叶葱有一瞬地征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余淮已经起身下床,洗漱去了。独留下叶葱一个人在床上凌乱,懵懵的,兀自红了脸颊和耳朵而不自知。

      卫生间里,余淮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自觉地停下了刷牙的手。

      不得不承认,昨晚,是余淮这么多天以来,睡的第一个好觉。把叶葱抱在怀里的时候,余淮觉得这世间的烦心事儿好似一瞬间都与自己无关了,郁结在胸口的那股气也不见了。

      昨晚的事儿,虽然叶葱不甚在意,可现在想想,余淮还是阵阵后怕。想起叶葱昨晚对自己说过的那翻话,余淮的眼眶又被打湿了。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结果把含在嘴里的漱口水给咽了下去,不慎呛到了自己,好一阵儿咳嗽。

      听到咳嗽声,叶葱从房间里奔了过来,“怎么了?余余,没事吧?”

      “没事儿,咳咳,现在好了。”余淮就着水洗掉了脸上的沫子,拽过手巾边擦脸边道,“你早饭吃什么?豆浆油条?还是包子配粥?”

      “随意,我不挑食!”

      “倒是挺好养活!”余淮低声叹了一句。

      “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挑食我挑’,那我买包子和粥啦?”

      “行,去吧去吧!”叶葱朝外挥了挥手,作驱赶状。

      余淮换好了鞋子,打开了房门,微撇的嘴角旁是漾着的笑纹。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