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17章
     
      “你刚刚说他叫什么名字?再说一遍?”听到叶葱的名字,余淮再也顾不上许多,打开车门,快步走到那两个人面前,问道。

      “你谁呀?”对方疑惑中带着不屑,不知道从哪儿窜出这么一个人来。

      “我问你,他叫什么名字?”余淮揪起对方的脖领子,一字一句地咬牙质问道。

      看着余淮眼里的凶光,那人畏缩了一下,“叶…葱,叶葱。”

      “那他现在在哪儿?”

      “在…”

      “说!!”

      “在一楼左边的104号房。”

      松开了那人,余淮不带半点犹豫地转身返回了酒吧,连身后出租车司机按喇叭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又或者是听到了,但此时的余淮已经顾不上了。

      余淮一路跑着,可酒吧里来往混乱的人群阻碍了他的步伐,余淮只能尽力闪躲,顺着缝隙穿过。

      一路上,余淮都在心里祈祷千万别出事儿,千万别出事儿,可脑中却不由自主地回放刚刚那两人的对话,短短两三分钟的路,余淮愣是出了一身汗――冷汗。

      当余淮终于打开了104号房的门,里面的场景令余淮刹时全身一震,血直往脑门儿上涌,怒气也抑制不住地往外蹿。

      只见正对门的沙发上,叶葱被一人骑在身上,死死摁住,面朝下地趴着,一身酒吧制服凌乱不堪,上身的衬衫只余一只袖子,堪堪挂在胳膊上,里面的小背心卷起,捋到胸以上露出大半截儿后背,那人一手制着叶葱背在身后的手,另一只手正在扒叶葱的裤子,叶葱一直在试图挣脱,但由于趴着的姿势不好发力,叶葱的挣扎显得有些徒劳。

      那人就是赵大少,屋子里面的其他人都被被他遣走了,他办事儿的时候不喜被人围观。

      感应到有人来了,赵大少遂转头看了一眼,结果,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放大的啤酒瓶,这是他昏迷前最后有意识的画面。

      赵大少受到重击倒了下来,即将倒在叶葱身上时,被余淮一手扳倒在地。余淮举起了手,还想再来两下。

      “余淮!住手!他要是死了,你该有麻烦了!”

      听到叶葱的声音,余淮转过头,见他挣扎着要起身,忙丢下手里的酒瓶碎蹅,把叶葱扶了起来。咣当一声,酒瓶碎蹅落地,二度撞击,碎得更严重了。

      “你现在怎么样了?”余淮看着叶葱尤自挂着淤伤的嘴角,异常心疼。

      “还好,咱们现在赶紧走,这个人很有背景,等他醒过来,不会放过你的!”

      余淮这才回过味儿来,这人是赵大少!可刚才看到那样的场景,并没有多想,顺手就抄起了桌上的酒瓶,冲对方迎面砸了下去。

      居然敢这么对小葱儿,当诛!

      余淮把外套脱了下来,套在了叶葱身上,叶葱从沙发一下来,就是个踉跄,被余淮给扶住了,然后两个人不做半点停留地迅速往外走。

      一路上有惊无险地出了酒店,此时,载着周末的出租车已经开走了。

      俩人一路跑着,直跑到一处没有路灯的小胡同儿,停下来喘气儿的时候,余淮才惊觉,自己一路上一直攥着叶葱的手没放开,不自然地松开了手,然则,叶葱似乎对此毫无所觉,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作为一个常年坐在办公室的文职人员,体力很是吃不消。

      见身后并没有什么异样,余淮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俩人乘着车,返回了家中。

      “交待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儿?”余淮见叶葱要溜回自己的房间,一把把他捞了回来。

      “我在酒吧做服务生……大约一个礼拜了……一晚上虽然只有一百,但加上小费,就会有五六百,七八百……挣得多……”叶葱嗫嚅道。

      “我说你怎么最近天天晚上不回家,你很缺钱么?白天的工作还不够你累的呀?晚上出去找罪受,啊?我今天要不是恰巧去接周末,又恰巧听到那两个人的对话,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就,就,就要被……”余淮深吸了口气,又吐了出来,他现在很是气愤,但伴随生气更多的,是心疼。

      天知道,当他以为原本跟自己毫无关系的野闻八卦落到了叶葱的头上时,自己是何种心情,找叶葱的那短短几分钟路程里,他还一直心存侥幸,希望只是重名罢了,可打开门所看到的那一幕,太过直观,好似有人给他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要不是叶葱出声制止,或许他真有可能错手杀人了也不一定。

      不敢想象,若不是这么多巧合凑到一起,若叶葱真的发生了那种事……

      不敢想象!!!

      “对不起,这次是个意外,以后不会再发生了…”叶葱小声地道歉。

      “以后?还有‘以后’?你还打算再回去?”

      “没有!发生这种事儿,肯定是不能再回去了……我是觉着……”叶葱顿了顿,一左一右轻轻拉起余淮的手,小声地说道,“我看你这段儿时间太累了,我多干一点儿,你不就少干一点儿嘛!”

      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的余淮,一时哽住了。

      因为被拉着手,叶葱的食指指腹无意识地摩挲着余淮的掌心,那痒劲儿,好像顺着血管,直磨到了余淮的心里,搔刮着最柔软的地方。

      有什么东西沿着眼角流出来了,还好,进屋的时候,没开灯,还好,夜色,很暗。

      “去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好好睡一觉,嗯?”余淮放柔了音量,声音虽有些嘶哑,但很温柔。

      “嗯!好!”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