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16章
     
      突兀的电话声在夜晚寂静的病房中响起,余淮赶忙捂住了手机,快步走出了病房,还好没有吵醒母亲,余淮心想。

      这一段时间,余淮一直在医院陪床,偶尔顶着夜色回家取东西,发现家里并没有半个人影。叶葱没有回家。打电话给他,问为什么夜不归寝,他只说工作忙,没时间。可再怎么忙,总不会连回家睡个囫囵觉的时间都没有吧!

      余淮一直想找个时间好好问问他,可一直没倒出空来。接到电话,余淮以为是叶葱打来的,直接按了接听。

      “喂?”

      “请问是余淮余先生吗?”

      电话里是个陌生的男性声音,不是叶葱,听得出来,背景音还很吵。

      “我是余淮,请问有什么事?”余淮并不认识对方,但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难不成是诈骗电话?

      “是这样的,这里是时光走廊酒吧,我是这里的服务生,您的朋友周先生喝醉了,和他一起来的人都走了,我在他的手机里翻到了您的电话号码,请问,您能否过来一下,把他送回家。”

      周先生,那应该是周末了,“你让他接一下电话。”

      “周先生,您朋友让您接电话……嗯?谁呀?……诶~~周先生?周先生!”

      虽然只有寥寥几个字,可也足够余淮认出这是周末的声音了,光是听这声音,也知道周末醉得有多严重,指望他自己回家?看来是没戏了,难怪服务员会给自己打电话。

      余淮没去过酒吧,跟那个服务员问清了具体位置,遂走出医院。夜里没有公交,余淮只好打车去往目的地。

      酒吧真的很吵,五颜六色的灯,形形色色的人,舞动的躯体,混乱的音响。

      上学的时候,余淮多少对酒吧这类地方抱着点好奇,不过现在看来,没来是对的,这里的太混乱了,他不喜欢。

      余淮循着服务生给的信息,顺利地找到了周末,他摊在舞池边的一处沙发上,看样子是睡着了。

      “诶,周末,醒醒!醒醒!”余淮摇了揺周末的肩膀,见他没有醒,只得覆在他的耳边,加大了音量,“周末!!”

      “嗯?余淮?!你怎么来了?”周末终于醒了过来,不过因为酒精的缘故,眼睛不太能对得上焦。

      “酒吧服务生给我打的电话,说你喝醉了,让我送你回家。”

      余淮见周末应该没什么自主行走的能力,于是扛起他的一条胳膊,架着他往外走,边走边问道,“你怎么在酒吧里,还醉成这样?”

      “放暑假了,咱班那几个哥们儿聚会……提议去个以前没去过的地方……就来了酒吧……你要照顾阿姨,我就没叫你……那几个人走了……倒把我撂下了!”周末醉兮兮的,开口都是酒味儿,短短几句话,亦说得断断续续。

      俩人走到了酒吧门口,路过两个人。

      “诶,你刚刚看到了吗?赵大少又拽着一服务生不撒手,硬是要给人灌酒喝。”其中一个人说道。

      赵大少,土地局赵局长的儿子,余淮听说过他的大名。仗着自己爹的权势,为所欲为,干了好多无法无天的事儿。

      “看着了,作孽啊!放着好好的女人不玩儿,偏偏要玩儿男的!还专爱玩儿未成年的!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五回了,除了第一个是自己自愿的,下场还好,其他那四个,哪个不是被糟蹋地只剩半条命?”另一个人接过话茬,说了起来。

      “能留口气就不错了,听说去年他还玩儿死了一个,那可是个孩子,死的时候才十四岁!是个孤儿,没背景,赵局长就把这事儿给压了下来,连警察都没惊动!不过那以后,赵大少倒是收敛了一段时间,这不,一年过去了,又开始手痒痒了!”

      “呸,还有没有王法了,一条人命没了,还能这么嚣张,我要是有那么个爹……”

      “人比人,气死人!只怪呀,咱们没投个好胎。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小服务生长得是真好看,我看比那些个明星都半点儿不差,我虽然不好那口儿,但那小模样儿,配上被欺负的样子,别说赵大少了,连我都有点儿硬了~”说着,那人舔了舔嘴唇,配上几声怪笑,一副色迷迷的样子。

      “可不是,一般在这儿干活儿的,女的也就算了,男的一个个的都不男不女的,看着就倒胃口!刚才那个看着跟个中学生似的,清纯地不行,给我开酒的时候,我还趁机摸了摸他的脸,那皮肤滑得呦~~我最近没怎么来,你知道酒吧什么时候来这么一个极品吗?”

      “没多久,大约一个礼拜吧,好像是叫……叫什么来着?”

      那个人正在努力回想,余淮这个时候也打到了车,拉开后车门,把周末塞进了里面,自己一同上了车,关上车门,告诉好了司机地址,车子正在发动时,就听见后方飘来一句话。

      “我想起来了,叫叶……叶葱。”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