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十二章

      晚上六点,余淮终于忍不住向叶葱伸出了罪恶的小手……

      “醒醒醒醒醒醒啦,都起来起来起来,再睡下去脸上的褶子也停不了了!”

      “啊?你说什么呢?”被余淮摇醒的某葱一脸茫然。

      “木须的台词。”扒着叶葱的肩膀,用眼皮感知了一下额头的温度,“还有点儿烫,你清醒清醒,一会儿量个体温。”

      “渴…”叶葱扬起脸对余淮道。

      拿起了床头柜上晾凉的白开水递给了叶葱,对方一接过便开始了“吨,吨,吨,钝,吨,吨……”

      “你慢点儿,又没人跟你抢,这你要是呛死了我会笑死的!然后明天社会新闻头版头条‘重病青年竟呛死于家中,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哈哈哈……”余淮笑嘻嘻地拨弄着叶葱的满头呆毛儿,虎牙有点儿着凉。

      “我是一根葱,站在风雨中,谁要拿我蘸大酱,我骂他老祖宗!”

      “哟,瞧把你能的!呐,量量体温。”

      叶葱接过温度计夹于腋下,“我感觉睡了一觉起来好多了。腰不酸了,嗓子也不咳了。”

      “腿脚麻利了,一口气能爬六楼。盖中盖牌高钙片,就是牛!”虎牙持续着凉中……

      “滚蛋!”叶葱翻了个白眼,“对了,葡萄呢?”

      余淮回身去客厅拿来了洗好的水果,“没买着酸的。”

      “所以呢?”叶葱拿了一个颗葡萄扔在嘴里。

      “张嘴!”

      “啊?”

      趁叶葱张嘴的空隙,余淮把一个扒好的橘子瓣儿扔到了他嘴里,叶葱下意识地咬破了囊壁,刹时,一股酸味儿逸于唇舌之间,惹得叶葱皱起了眉头。

      “怎么样?这么吃起来是不是味道好极了?小爷我是不是很聪明?”余淮挑着眉,又顺手丢了个橘子瓣放在自己嘴里。虎牙终于收了起来,眉毛挤到了一块儿――吃过这么多口,怎么还是这么酸啊……

      “嗯,你真聪明,聪明地都傻透腔了!”看到余淮的样子,叶葱撇撇嘴。

      “抬胳膊,我看看温度计。”迎着灯光,余淮盯着水银柱,“……37.9℃,还有些发烧,咱们去对面诊所打个吊瓶吧,能好得快一点儿。”

      “打针一周好,不打针七天好。”

      “那行吧,你下床干嘛?”

      “捂了一身的汗,我想洗洗。”叶葱蹬上拖鞋,可因为在床上呆了一天,腿麻了,一沾地,双腿一软便要下跪,余淮眼疾手快地给捞住了。

      “离过年还有大半年呢!现在给我行这么大的礼,我可没红包给你!”

      叶葱不想说话,并隔空丢了两个白眼。

      余淮两手托着叶葱的腋下,示意他跺跺脚,可以回回血。缓了片刻,叶葱觉得差不多无碍了,就往浴室走,背后响起了余淮的声音。

      “别用凉水,感冒会加重的!”

      “知道啦!”

      15分钟后,叶葱洗完了澡,关了水拿着毛巾擦拭身子。诶?换洗衣服呢?叶葱敲了敲脑袋,什么都没拿就进来洗澡,果然,烧了一天,脑子都烧短路了!

      “余余,帮我拿两件衣服!”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动静,复又喊了一声,仍旧没有动静。无奈,叶葱径自走了出来。反正大娘还没回来,也没什么关系。

      叶葱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正赶上余淮从厨房出来。

      余淮看着叶葱洗完热水澡后粉白的身子,只觉得脑子一嗡,血往上涌,“小葱儿,都说了,不要在家里耍流氓!”快步走到窗边,拉上了窗帘 。

      “我忘拿换洗的了。”

      “那你不会喊我吗?”

      “我喊了,可你没听见。”

      “额……”余淮迅速地回忆了一下,刚刚在厨房洗菜,叶葱感冒了嗓子又有些哑,估计喊声是被水龙头的声音盖住了。

      咔嚓……

      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余淮一个箭步,推着叶葱进了屋子,踹上门,顺势一倒把叶葱压在了身下。俩人四目相对,眨了眨眼睛。

      “小淮…小叶…诶?人呢?”

      余淮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拽开被子,把叶葱塞了进去,打开门,“妈,我在葱哥房间呢!”

      “干啥呢?还关着门?”

      “我刚刚给葱哥量了体温,再吃些药应该就能好了。”余淮绕过了第二个问题,“我买了菠菜和韭菜,已经洗完了,晚上我们吃菠菜土豆汤和韭菜炒鸡蛋吧。”

      余淮脸色不变,回答地一本正经,刨去他异常红的耳朵,一切都很正常。

      “行,那你照顾照顾小叶,我去做菜。”

      “嗯!”余淮用力地点了点头。

      回过身,只见床上鼓起一小团儿,某葱已经完全缩在了被子里。

      余淮打开柜子,拿了睡衣和内裤,拽开被子一角,把衣服塞了进去。

      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被窝儿里钻了出来,可怜兮兮地看着余淮,“余余,是不是很丢脸?”

      “你说呢?不过也没事儿,我妈什么都没看到。谁让你不听我话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说完,毛茸茸的小脑袋又缩了回去。被窝里窸窸窣窣地,显然是在换衣服。

      “把门关上不就好了!”余淮走出房间,合上了门。耳朵持续发热中……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