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十一章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么会夜深还没睡意
      每个念头都关於你
      我想你  想你 好想你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会有不安的情绪
      每个莫名的日子里
      我想你  想你 好想你
      爱是折磨人的东西 
      却又舍不得这样放弃
      不停揣测你的心里可有我姓名
      爱是我唯一的秘密让人心碎却又着迷
      无论是用什么言语只会  只会  思念你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会不经意就叹息
      有种不完整的心情爱你
      爱你  爱着你”

      莫文蔚这首歌独有的韵律,辅之女孩子清灵的薄荷音,青涩的暗恋之思溢于言表。

    “我高一的时候,第一次在篮球赛上见到你,从此你的身影,就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了,我也曾试过把你,从我的记忆里抹去,可是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你,每次不经意地跟你对视,都忍,不住脸红心跳。”

      清秋秋微抿了下嘴,“现在也是这样,真没出息!所以…”

      清秋秋低下头深吸了口气,猛地抬起头,“余淮,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说完,就一直盯着余淮的眸子,半点也不错神。

      空气,从清秋秋开始说话时就渐渐安静下来,直到她说完话。包厢里不知谁喊了一声“在一起!”,然后此起彼伏,最后,众人整齐地拍着手,声音越来越洪亮。

      天花板上垂挂的转球,将包厢里或紫或绿或蓝或黄的灯光折射在她的白色连衣裙上,此时的清秋秋,梦幻地像一个小仙女。

      不得不说,余淮此刻是懵的,他知道清秋秋暗恋自己,但自己一直没有接受,也没有搞过任何暧昧,他以为女孩子已经渐渐打消了念头,却没想到她不但没放弃,还有勇气在毕业以后的全班聚会上表白。

      现在余淮耳边充斥着“在一起,在一起!”的声音,墨竹他们推搡着自己催他快答应。

      余淮眨眨眼睛,暗自换了口气,复又眨了眨眼睛,站了起来。

      走到清秋秋身前,站定,拉起她的手,不管身后的牛鬼蛇神,走出包厢。走到一处拐角,停了下来,放开手,转过身,看着清秋秋的眼睛,用仅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余淮顿了一下,顷刻回神儿,“所以,我不能接受你,抱歉!”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了。

      清秋秋一个人留在原地,心情复杂之极。当她看着余淮站起来走向自己,又牵着她的手走出来时,心里还暗暗高兴,以为自己终于成功了。

      哪想到,情况急转直下,变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她愣愣地盯着余淮的背影,双手死死地抓着裙摆,直到再也看不到了,也没收回视线,一直维持着那个僵硬的姿势,一动不动。


      从钱柜出来的余淮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赶回家,车开到一半的路程,才想起答应给叶葱带的葡萄忘买了,吩咐了声司机,拐去了农贸市场。

      “阿姨,这葡萄酸吗?”余淮在一处水果摊前,指着一串儿紫色的葡萄问道。

      “不酸不酸,我这儿的葡萄都是甜的,不甜不要钱!”阿姨特别热情,摘下一粒葡萄,硬要余淮尝尝。

      “可我只想买酸的!嗯,那这个橘子酸吗?”

      “……酸。”

      闻言,余淮挑拣了十几个橘子,又拿了两串儿葡萄,“麻烦您帮我称一下。”

      阿姨手脚麻利地称好装袋儿,递给了余淮。余淮接过袋子往前走,想看看还能买些蔬菜什么之类的。没走多远,就听见卖水果的阿姨跟一刚到摊子正在看水果的顾客说,“刚刚有一个人专要吃酸葡萄,嘿嘿……”

      我这还没走远呢!余淮无奈地笑着摇了揺头。

      回到家已经下午四点了,进了屋,看到叶葱蚕宝宝一样的姿势盖了两床棉被,脸色红彤彤的,额头和鼻尖儿全坠着汗,头发跟被水洗过似的。

      说让盖被子真就盖了,也是听话,可这两床被子是个什么鬼啊!余淮腹徘。

       帮叶葱把两床被子全撤了下来,拿毛巾拭去了他脸上的汗,又换了沾湿的毛巾擦了脸和脖子,找来了家里存放的白酒,用手指蘸了涂在叶葱的额头、肚脐、手心和脚底,最后,余淮给叶葱换了床薄被盖好。

      这么折腾一通下来,叶葱竟也睡得安稳。啧,睡这么死,被人拉去卖了换钱都不知道。

      戳了戳叶葱的脸,看着叶葱乖顺的睡颜,余淮蓦地想起刚刚说自己有喜欢的人的时候,之所以顿了一下,是因为当时脑子里闪现的是叶葱的脸,而非耿耿。

      不应该啊!余淮屈起手指独留中指,摩挲起了下巴。甩甩头,跑去客厅,换台打发无聊时间。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