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十章

      余淮看着眼前的酒店招牌,心中感慨,几个学生聚餐而已,至于搞这么大吗?

      说是酒店,其实是坐落在城郊的一家大型烤全羊山庄,除了烤全羊特别出名以外,其它菜品也很有特色。

      原本来吃散伙饭的,每人都要交份子钱,可是他班一土豪王大款大手一挥,全权包办,放话说,大家只要带着肚子来就行了,也是省心。

      余淮在前台问了包厢所在的具体位置,然后上了楼。

      此次复读,余淮是做为插班生插入应届生的班级,和他一样情况的还有一个女生。这次聚餐,班级能到的也就四十多人,有些人一结束考试就去毕业旅行了,有些是串亲戚,亦或是一些别的什么事,缺了大约十多号人。

      余淮打开包厢的门,里面三五成群地坐了三十多人,并没有上菜,桌子上摆了几盘瓜子糖块儿,墙角摞了十五箱青岛啤酒。

      余淮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却被班长墨竹拉到了身边,“来来来,大学霸,我要挨着你坐,沾沾喜气,好出个高分!”

      “班长,试都考完了,现在才想着沾喜气,是不是有点儿晚啊?”同桌的学习委员聂威出声道。

      “你不怼我活不下去是不是?说得好像你那半吊子水平能考好似的,还学习委员呢!”墨班长也不甘示弱。

      俩人你一言我一言地互损着,就好似大家没有毕业还坐在班级教室里一样。

      余淮心中记挂着叶葱的病,没怎么插话,兀自拿着手机给某葱发短信,“你睡了么?想吃什么,我回去的时候顺道稍给你。”

      本以为叶葱睡着了,结果叶葱秒回,“吃你!!!”

      “(⊙O⊙)  丧心病狂,就你那小身板儿还想吃我?撑不死你,我吃你还差不多!”

      “吃你我还嫌倒胃口呢!葡萄,酸的那种。”

      “酸的?你怀了!”

      “滚蛋 (。・ˇ_ˇ・。:) 就算怀了,也不是你的!”

      “你竟然给我戴绿帽子!”

      “是啊是啊,不仅有绿帽子,还有紫的红的蓝的白的,种类多样,颜色齐全,任君选择!”

      “你就贫吧!老实在家待着,睡觉的时候盖床被子,别嫌热,多捂点儿汗有好处 葡萄我会给你买的,酸死你!”

      “(*^@^*)”

      余淮和叶葱发着短信,不一会儿,人到得差不多齐了。清秋秋进来的时候被班长招呼了一声儿,“哟,班花!你可终于到了!来来来,坐一桌坐一桌。”

      于是,在班长的撺掇下,清秋秋半推半就地坐在了余淮旁边。她今天穿了身白色的连衣裙,化了淡妆,很是惹眼。

      饭菜上得很快,四张桌子,人都围得满满的,烤全羊点了两只,服务员说烤好了的时候,众人都端起小盘子等在一边,体委李猴子戴上塑料手套,负责切肉,然后分给每个人。

      饭吃得很尽兴,几乎都喝醉了,连滴酒不沾的女孩子都喝了至少一瓶,最后不得不又向酒店追加了三大箱啤酒。同学们三三两两的搭着肩搂着腰,或哭或笑,说一些有的没的,想到毕业以后就要天南海北各奔东西,不免很是伤感。此情此景,余淮也倍受感染,虽然只在这个班级呆了一年,但平时受过很多同班同学的热心相助,他不由思及五班,大抵那个时候,也是如此氛围吧…

      饭后,又多磨蹭了两个小时,见大家酒醒了一半儿,王大款便带着大家上了大客车。客车载着众人驶向市里的钱柜KTV。

      进了包厢,一群醉鬼嚷嚷着没喝尽兴,又点了好多酒,另有一波儿人在点歌台胡乱地点歌,什么抒情怀念系的《朋友》,激昂热血的《好汉歌》,时下流行的中国风系的《青花瓷》,居然还有人点《国歌》……

      余淮也唱了一首歌,是《包青天》的主题曲――《新鸳鸯蝴蝶梦》。清朗磁性的声音,赋予了这首歌别样的感觉。

      小的时候看电视,大多观众都喜欢展昭这个角色,女孩子喜欢是因为帅,男孩子羡慕他武功高强,余淮却特别待见包大人――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

      其实余淮有些五音不全,唱《国歌》一不注意都会跑调,唯一唱得好的也就剩这首歌了。

      那段时间,余淮特迷包大人的肤色,努力地晒黑,晒黑,以期把自己变成跟包大人一个色号。他觉得,包大人只要闭上眼睛和嘴巴,就可以完美地隐藏在黑暗之中,堪比隐身术,除了那――漆黑的夜空中一轮弯弯的月亮🌙。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