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九章

      两天的高考漫长而短暂,现在的余淮只需静静地等待分数的下发。

      “呵,呵,呵啊嚏~”叶葱揉了揉鼻子,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儿的咳嗽。

      余淮闻声,端了杯水给叶葱喝,右手抚着他的后背,一下一下地为之顺气。

      余妈妈的病好转了,可叶葱却病倒了,重感冒来的特别严重,叶葱不得不向老板请求延长了假期。罪魁祸首就是那场暴风雨。

      高热的体温使叶葱的脸蛋儿通红,嘴唇儿却泛着苍白,本来就瘦,现在下颚骨都可以戳人了。

      “这下子要扣工资了~”叶葱一脸哀怨,“心疼自己!”

      “你现在还有闲心寻思这些?赶紧把身体养好才是正解。好不容易高考完了,小爷我却要牺牲娱乐时间照顾你。”

      叶葱闻言,眉毛一压,瞪了余淮一眼,“我这样是为了谁?还不是因为你,你还埋怨我,咳咳,熊孩子,气死我了!你的良心不痛吗?”

      余淮刚想回一句我的良心依然活蹦乱跳,就瞥见了叶葱此时的小模样儿,含水儿的眸子,泛红的眼尾,和着生病时的虚弱之姿,余淮脑子里蓦地浮现出一段话――长眉连娟,色授魂与,目似琉璃,鼻若悬胆,眼似桃花流水,唇如仰月上弦,颏似青山多妩媚,颈若鸿鹄亦翩跹,虽怒时而似笑,即嗔视而有情。

      以前耿耿会在课间翻看一些小说,有一次余淮好奇,就凑过去跟着看了一会儿,这段话正是形容男主角长相的。

      当时余淮觉得这不是描写人的,哪有人长这样儿的,也太扯了吧!最后一句话还抄了红楼梦。总结――看小说太没劲,有时间不如背背语文诗词。

      现在,余淮盯着对面的人儿,感觉那些个刻板的文字一下子立体了起来,找到了安放之处。

      “余余……余淮……傻子……”叶葱边喊边用手在余淮眼前比划,见余淮仍旧发呆,不由加大了音量,“傻X X !”喊最后一个音时不慎摩擦了声带,于是,又带起了一阵儿咳嗽。

      咳嗽声儿终于引回了余淮飘飞的思绪,看见叶葱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儿的,余淮忧心忡忡,“刚刚好不容易止住的,怎么又开始了,我给你买止咳糖浆去,那东西治咳嗽特好使。”

      余淮回来得特别快,甫一进门,直奔厨房拿了个汤匙过来,边打开药物包装,边气喘吁吁地说,“这是川贝枇杷露,一次喝一小勺儿就好……诶,诶,别用水送服啊,会减弱药性的!”

      “铃铃铃……”手机铃声响起,余淮按了接听,“喂,夏明月,……散伙饭?我不去了,我有事儿……”

      电话那头儿还在说些什么,余淮正欲辩解,看着余淮满脑门儿尤自往下淌的汗,叶葱不禁开口,“余余,你去吧!”

      “小葱儿,你…”

      “你去找同学玩儿吧!高考结束了,是该好好放松放松。诶呀,我这么大的人了,感个冒而已,不用人照顾。你走了以后,我再睡个觉,估计等睡醒了,病就好了。你看我现在说了这么多话,都没咳嗽,还是你的药管用!”说完,冲着余淮露齿一笑。

      叶葱的气色好似也这被笑意感染,好了许多,余淮犹豫了一会儿,无奈地点了点头,“那我走了啊,六点之前我肯定回来,你要是饿了的话…”

      “你忘了?我会做饭,你就放心地去吧!”叶葱截断了余淮的话茬儿。

      “嗯,那拜拜!”余淮换了件T恤,走到门口时回头。

      “拜~拜~”叶葱抬起手臂,做的却是招财猫的动作,逗得余淮一乐。


      见夏明月挂了电话,清秋秋忙不迭地追问,“怎么样?他来吗?”

      “来,本来他还在推辞,但最后到底是答应了,还得多亏了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夏明月不无得意地道。

      “是啊,谢谢你,那现在再麻烦你帮我选件衣服,我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见他。”清秋秋拉着夏明月的手,走向衣柜处。

      “我跟你说啊,一会儿可千万别怂,之前在学校里那么多机会,都被你生生地给错过了,说什么害羞,我看你就是怂!”

      “可我担心,就算成功了,我又考不上清华…”

      “你傻呀,平时看着挺精一人,怎么一到余淮的事儿上就犯蠢,不能同校还不能同城吗?北京那么多学校,总有一个你能去的。上什么大学无所谓,你们家又不用你光宗耀祖,叔叔阿姨在乎的是你的终身大事。这一年你可看到了,余淮那刻苦劲儿,哪有几个说复读真就认真读书的,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啊!”

      “嗯,我听你的!”清秋秋说。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