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八章

      大年初三,高三短暂的假期便宣告结束,一轮儿很快截止了,一模儿开始了。成绩下发,余淮心里多少有了底,一模题跟高考是不能比的,但也很有参考性,余淮觉着虽然复读生的录取成绩要比应届生高,但只要自己稳定发挥,考上清华应该不成问题。

      一眨眼,6月到了,莘莘学子即将步入高考的大门。

      余妈妈这两天突然病倒了,鉴于余淮需要专心地备考,叶葱专门跟公司请了两天假想要照顾她,可余妈妈坚决不同意,结果――叶葱成了余淮的陪考。

      6月7号那天进考场前,叶葱往余淮兜里塞了块德芙,“答卷儿的时候嘴里含着巧克力,有助于考高分儿。”

      “哟,这么灵?你搁哪儿听的歪理邪说?”余淮挑着一双眉毛,对此言论甚表怀疑。

      “你哥我打小儿的亲身实践,其实考试时每隔一段时间小口小口地喝矿泉水也是有用的,但我怕你喝多了上厕所,影响考试,还是算了吧!”叶葱拍了拍余淮的肩膀。

      “你的经历可真丰富……”余淮撇了撇嘴角感叹道,“所以你到底是亲身实践了多少种方法,才总结出来了这两种?”

      “这不重要,你快点儿进考场吧!要提前发卷子还有检查准考证,你早点儿进去,早点儿平复呼吸和心情。”叶葱推着余淮的后背,催促道。

      “好,我这就进去,那你回家吧!小爷我一男子汉,不需要陪考。”

      “你又来了!说好了来陪你考试,怎么能打半截道儿回去,送佛还要送到西呢!”

      余淮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转身走向大门。

      进考场时查验所携物品,金属探测仪发出滴滴滴的报警声。

      “什么东西,拿出来。”检验员指着余淮的口袋。

      余淮掏出巧克力跟对方示意,“这只是块巧克力,还没有开封呢。”

      “不能带进考场,要么吃要么扔。”检验员一脸严肃。

      余淮没多犹豫,撕开包装,仰起头,把一大块全倒进了嘴里,“头回一次吃这么多,有点儿咸,现在看来,只能试试小口小口地喝矿泉水了。”余淮含含糊糊地嚼着,咋咋嘴巴心想。

      每一年的高考都无一例外地下了雨,好似要把这一年里学生读书时脑子里进的水,借着这两天的时间全部倾倒出来。

      上午,天气异常晴朗,本以为天公作美,可下午却下起了瓢泼大雨,比照往年,今年似乎格外厉害,考场外一排5米多高的柳树,都被风摧弯了腰。

      窗外如此大的风雨,无疑给考生增添了心理上的烦躁,可余淮心态很好,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上午发挥得不错,语文虽然是余淮的弱项,但也很平稳地完成了考试。下午考的是数学,卷子下发以后,余淮通览了一遍,认为这次的数学题难易适中。扭头看向窗外,余淮估么着叶葱此时应该找得到地方避雨,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低头开始奋笔疾书。

      铃声响起,考生交卷,而这铃声似是拉起一条分界线,天气瞬间放晴,比人憋住眼泪儿还快,老天爷也是蛮任性的。

      余淮走出考场,视线在人群里搜索,一下子就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不过……

      “小葱儿,你怎么变水葱了?”余淮看着面前落汤鸡般的人儿。

      “别提了,本来我想去旁边的商店里躲躲的,可那群大爷大妈太厉害了,我没挤过……”叶葱抿着嘴巴,鼓起了腮帮子,像只嘴里藏了松果的小松鼠。

      余淮情不自禁地拿手指戳了戳,“咱们赶紧回家吧,你好换身儿干爽的衣服,再熬些姜汤喝,别感冒了!”说完,揽着叶葱的肩膀走回家。

      第二天,叶葱仍旧陪了余淮到考场来,目送余淮步入考场后,随便蹲在一地儿,百无聊赖,就差画圈圈儿了。

      “欸,孩子,你不进去吗?再晚一会儿考场可不让进人啦!”旁边一考生母亲跟叶葱搭话儿。

      “您搞错了阿姨,我是考生家长。”叶葱站起来说道。

      “你是考生家长?!”对方略显惊恐,“真~年轻啊!孩子妈妈呢?一般不都是妈妈陪考吗?”

      “阿姨,我是哥哥,哥哥,不是爸爸!”叶葱连连摆手,这误会可太大了!

      “哦,对不起,瞧我这眼神儿,真不好使!”考生母亲有些尴尬。

      “没关系的,他妈妈生病了,所以换我来替。”

      “那你弟弟学习好么?”

      “特别好!”叶葱不假思索,复又低头暗中嘀咕,“反正这傻子比我学得好!”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