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七章

      大年初一,一年之中最应该起早的日子里,叶葱赖了床,余淮亦然。

      昨晚守了岁,倒计时一念完,两人很快都着儿了。

      叶葱是平日里繁忙的工作使他正经的睡眠时间都不怎么足,更别提赖床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该是物尽其用才对。而余淮是觉着左右不过几日的假期,应当抛开习题与卷子,彻底好好地歇一歇,歇够了,开学才能更好地投入学习。

      余妈妈好心地没有叫醒两人,自顾自地拿着水果和礼品,去亲戚家串门儿拜年了。于是,等余淮终于睡醒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余淮打着哈欠,揉了揉眼睛,下床准备洗漱。打开门,便看到叶葱仅着一件白色卫衣,光着两条小细腿儿在眼前晃悠,晃得余淮眼晕。

      余淮再度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看错,“小葱儿,注意影响,就算在家里,也不要不穿裤子!”

      “啊?”叶葱起床后感到口渴,遂去客厅找水喝,乍一听到呵斥声,脑子有点儿转不过弯儿来,“你说什么?”

      “我说,在家不要耍流氓,把裤子穿上!”余淮一本正经,然而衬着一张还没完全醒透的脸,莫名的一丝搞笑。

      “我哪有耍流氓,我明明穿了裤……”叶葱边说边低下头,“欸?我裤子呢?”

      叶葱掀起卫衣下摆,两坨堆在腿根处的裤管便“唰”一下地落了下来,褶儿是多了点,好歹证明咱穿了不是!

      “我说呢,肯定是晚上睡觉不老实,固拥固拥给固拥上去了。”叶葱扽了扽裤腿儿道。

      此时此刻,鸟语花开,春暖花香,余淮挠了挠头,又挠了挠头,转体45℃,走向卫生间。

      看着余淮的背影,叶葱不禁嘀咕,“这孩子一大早犯什么癔症?!诶,不对,现在是中午了。”摇了揺头,叶葱回了自己的房间。

      卫生间里,几捧凉水轮番儿扑在脸上,余淮终于清醒了,抬起头望向镜子,镜中人冒出了青涩的胡茬儿,阳光少年变成阳光大叔了。找了剃须刀来,细细地刮掉。

       余淮洗漱完出来,看见叶葱堆遂成一团窝在沙发里,膝上放着台电脑,手上操作不停,余淮凑了过去,只见界面上显示的是――“扫雷?”

      “对啊,你们家没安网线,玩儿不了魔兽世界,只能玩儿单机游戏了。”

      “我也挺喜欢玩儿魔兽世界的,以前我总是跟周末,就是我同学,去网吧,说起来还为了打游戏逃过语文课呢!不过自从复读以后就没碰过,也不知道更没更新版本。”余淮摸了摸光滑的下巴,颇为怀念那段岁月。

      “要不……咱俩去网吧吧,怎么样?”叶葱回过头对余淮建议道。

      余淮眯着眼睛,犹豫了2.98s,迅速做出了决定,单手合上了叶葱的电脑,把叶葱扯了起来,“现在换衣服,5分钟后出发。”

      16min后,叶葱和余淮出现在离家最近的网吧,在无烟区找了位置坐下,输入账号,登录游戏。

      久不碰游戏,俩人玩儿地天昏地暗,等余淮得空儿看了眼时间,已是晚上七点了,得亏余妈妈今天去串门儿留了话说不回来,否则自己肯定会被骂的。

      “小葱儿!”余淮用胳膊肘怼了怼正沉浸游戏世界的某葱,“咱们回吧!”

      “啊?什么事儿?”耳机里嘈杂的音效使叶葱根本听不清余淮在说什么。

      余淮无奈,只能伸手摘了叶葱的耳机,突然被打断的叶葱有点儿迷茫。

      “咱们回家吧,太晚了!”余淮说。

      “噢,好。”叶葱点了点头

      在前台结了帐,走出网吧,两人都不由打了个哆嗦,好冷啊~(>﹏<)~

      “光顾着打游戏了,都没问过你,你游戏操作怎么那么厉害呀?”余淮用力地搓着手,以期摩擦生热。

      “厉害不是很正常嘛!我可是网游达人!况且我大学学的游戏设计。对了,你大学打算报什么专业?”

      “金融这方面的吧,我觉得商业管理不太靠谱,哪家公司会启用一个新手去管人啊!我想毕业以后找一家好点的公司,从基层做起,好好干,慢慢升职,等积累够了,差不多四十多岁的样子吧,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公司,就这样!”余淮娓娓道来。

      “规划好长远啊!哪儿像我啊,整个儿一宅男,只要给我一台电脑,再连上网,我就可以活下去。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窝在寝室一个学期,到最后我可以毫无障碍地把每个牌子口味的方便面克数倒背如流!原来我倒是想过制作一款年轻人爱玩儿的网游,可结果欠下了一百万……”叶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我只能努力工作,工作,工作,把钱还完再想别的吧!”

      “噢~~原来你欠钱不是因为吸毒啊!”

      “吸毒个鬼啊,我要是吸毒不早被逮进去了!”叶葱拿手指点了点余淮的脑袋。

      “那你怎么这么瘦?浑身没有二两肉,饭也不多吃,猫吃得都比你多!”余淮看着叶葱的小身板儿道。

      “我有胃病,吃多了胃疼。”叶葱不太在意地说道。

      繁重的工作加上不规律的饮食,使叶葱得了比较严重的胃病,以前圆圆的肉葱不见了,变成现在的小葱。

      余淮转头注视着叶葱,把搓热了的手捂住了叶葱冻红的耳朵。

      温热的双手覆上的瞬间,叶葱顿了一下,“……谢谢。”说完望向余淮,报以一个微笑,桃花眼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泛着点点星光。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