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三章

      叶葱听到闹钟,一个鲤鱼打挺,顶着头上的呆毛,趿拉上拖鞋,出了门一个左拐,于是――可怜的额头又一次遭了殃。揉着额头的间隙,叶葱终于回过神来,自己是搬了家的。

      收拾停当以后,做了两份早餐,吃了一份,留下一份。出了楼门,叶葱伸展双臂,又是一个艰苦奋斗的一天!

      自从把钱全都留给了陶小奇,叶葱便成了穷光蛋,可欠黑社会的钱还是要照还。黑哥那伙儿人还是比较人道的,不时兴打砸抢,毕竟一百万也不是个小数目,把人打死了,他们也是有损失的。所以限期十年,利息五十万,拢共一百五十万。

      叶葱仔细算过,自己一个码农一个月可以赚一万,双休节假日从来不休,再加上平时自己接一些私活儿,刨去吃穿用度一个月可以攒下一万两千多。自己已经熬了一年,等再熬一段时间,工资应该还会再涨,所以十年之内把钱还上,应该不成问题。

      走到路口的公交站牌处,叶葱开始等公交。

      余淮起床的时候,叶葱已经快到公司了,桌上留下的除了早餐,还有一张字条――记得吃早餐。还有,额头依然好疼! ̄へ ̄

      余淮摸了摸鼻子,后知后觉地想起昨晚忘了跟叶葱道歉。利落地解决完早餐,余淮捞起书包赶往学校。

      到了学校,发现书桌上有一瓶营养快线,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六天了。

      余淮明了有人暗恋自己,也多少知道暗恋自己的人是谁,可现在自己一心只想考清华,容不下别的,惯常把营养快线给了同桌,掏出卷子开始做习题。

      说起暗恋,自己当初也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儿,叫耿耿。俩人的名字组在一起,正好是耿耿于怀。余淮感觉得到,耿耿也是喜欢自己的,只是当时以学业为重,没有互相挑明心意,两个人还定下了一起考上北京的诺言。

      后来余淮高考意外地落了榜,便从众人的眼里消失了,他的骄傲使他不考上清华誓不罢休,所以他复读没有回振华,而是选择了另一所没人认识自己的二等中学。

      余淮知道耿耿考上了北京,知道自己失了诺,青涩的悸动使他在心里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一年时间,考上清华,找耿耿。

      现在已经十二月末了,过去了小半年,不知道到时候去了北京,耿耿还会不会在等自己,毕竟大学,是一个完全不同于高中的存在,北京又那么大。说到底,还是先把眼前的这道受力分析做完吧!

      与此同时,班级后门站了个人,正透过窗玻璃往里瞄,当然,这次不是班主任,而是暗恋余淮的那个女孩儿,她本来是比余淮低一年级的学妹,叫清秋秋。以前她也是振华的学生,因为偶然间被闺蜜拉去看篮球比赛,在余淮抢到篮球扣下篮板的瞬间,被他吸住了视线。

      每个女孩儿青春期或多或少都会暗恋一个人,大抵都是那种热血青春懵懂,带点儿小坏的那种聪明男孩,而余淮正正是长了一副初恋脸――浓眉,挺鼻,眼睛不大带点儿小下垂,显得可爱又无辜,单眼皮却亮的惊人,透出的视线温暖干净,沉着坚定。

      184的身高,清展合度刚刚好的身材,还有他的声音是这个年龄少见的清朗且磁性,往往认真诉说的时候很容易被他深深打动。且他透出来的气质疏朗明润,少年气很浓。

      最重要的是他有小虎牙,笑起来或狡黠或可爱,很是好看。当你看他或他看你的时候,你的心是真的会活起来,尤其正面看你的时候会感觉自己正被他的目光包围,而且近在咫尺,真的是会让人轻易就爱上的人儿。

      清秋秋本以为自己没有机会的,但意外得知余淮落了榜,托人打听到余淮复读的学校和班级,便央着父母要转学。她家虽算不上大富之家,但也是小康之上,还有些沾权带势,家里又是独一份儿的掌上明珠,所以她对父母撒了个娇,父母也就妥协了。

      可是转学过了这么久,她和余淮搭上话的机会屈指可数,前段时间闺蜜给她出主意,所以便有了送营养快线的事,可余淮似乎不为所动,营养快线还都落了别人的肚子。

      拢了拢头发,走到前门,回座儿的途中,不时拿余光瞟余淮,此招不行便换一招,清秋秋想。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