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余归故里,郁郁青葱

     
      第二章

      余淮打量着床上的人,额头因被自己重重的一击而鼓起了一个大包,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应该还没成年。刚刚在房子里发现了另一个人的行李,再加上桌子上的菜,六道里有四道菜母亲不会做,还有,母亲擅长包饺子,不会做手擀面,更别提是西红柿鸡蛋手擀面了。

      所以,结合看起来,这人应该不是小偷,而是自己的母亲让住进来的,该不会是谁把自家孩子寄住在我们家了吧!可是打母亲的手机却关机了,只能等他醒过来问问了。

      这边余淮心里盘算着,那边床上的人动了。

      叶葱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额头特别地疼,睁眼便看见一个男孩儿,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正盯着自己瞅。刚想说话,对方便开了口,“小孩儿,叫什么名儿?你是谁家的?到我家干什么?给小爷我从实招来!”

      叶葱揉了揉额头,“你是余大娘的儿子,余淮?”

      “对。”余淮往后靠了靠身子,抱着胳膊,点了下头。

      叶葱支起身子,在床上坐起来,“我叫叶葱,原来是你们家楼下的邻居,因为房东的私事,我没办法继续租房子了,余大娘好心,怕我租不到房子,让我住在你们家,就是这样。”

      “那我妈呢?她去哪儿了?”

      “大娘让我告诉你,你大姨癫痫犯了,把自己弄成了重度烧伤,正在医院抢救呢,你昊宇哥在美国一时赶不回来,大娘说,要去帮忙照顾两天。”

      “姑且信你了。”其实听见叶葱的话,余淮心里已经有了九分谱。

      “你说你是我家楼下邻居?”余淮挑了挑眉,“小孩儿,毛儿都没长齐呢!看你的样子还在上初中吧,别不是离家出走,走投无路,被我妈收留的吧!”边说边用眼睛上下扫视着叶葱。

      “我不是小孩儿,我肯定比你大,我是属猴儿的。”

      “我是属龙儿的,比你大四岁,快,叫老哥儿!”

      “想得美!”叶葱翻了个白眼儿,“我早就大学毕业了,是我比你大才对,应该你叫我老哥儿。”

      “唬谁呢!小屁孩!”余淮伸出手,掐起叶葱的脸蛋儿。

      “里噎给银。”叶葱打掉余淮的手,揉了揉腮帮子,“你这个人,是不是眼神儿有问题呀!你要是不信,我给你看我身份证。”说着,叶葱起身,下床去翻找行李。

      余淮看看手里的身份证,抬头看看叶葱,再低头看看手里的身份证,再抬头看看叶葱。

      “你是户口本登错了,还是办的假证?80年的才属猴儿,可你是81年的。”

      “我不管,反正身份证是真的,我就是比你大,哼!”

      看着叶葱微嘟嘴巴,小皱眉头的样子,余淮不禁露出半颗小虎牙,到底谁比谁大呀,怎么比我还幼稚!“好好好!你是我哥!那小爷我问你,桌子上那些菜都是你做的?”

      “嗯!”叶葱点了点头,“大娘今天买了挺多菜,但她走得急,没来得及做,我寻思你正读高三,该多补补脑子,可我又不知你喜欢吃什么,就多做了些菜,你都试着尝尝吧!”

      “没看出来,还挺能干的。”余淮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站那儿发什么愣啊!快过来吃饭,不然一会儿该凉了。”

      听到叶葱的喊声,余淮快步走到餐桌旁,落了座。

      做得还挺好吃的嘛!不会是厨师吧!余淮边吃边不禁感慨。

      “嘶!”

      “怎么了?”

      “咬到肉了!”叶葱捂着嘴巴,眼圈儿红红的。

      故而,余淮抬头便看到这样一副眼泪儿含在眼圈儿泫然欲泣的模样儿。其实,叶葱只是咬地太狠,眼圈泛红而已,但他一双秋水的眸子,在灯光的映衬下,平白给人一种含泪的错觉。

      “哟哟哟哟,还哭了,多大的人了?”余淮嘴角下撇,可动作上却忙不迭地起身帮叶葱查看伤口。

      “我没哭,嘶~”

      余淮小心地撑开叶葱嘴角,得,对自己下嘴可真够狠的,差点儿咬下一块肉来!

      “你换边儿吃,等吃完了饭,上点儿药。药在电视柜里,一会儿我给你找。”

      “唔,不用上药,坏着坏着就好了。”叶葱满不在乎,“比你打我额头的那一下算轻的了。得亏我不是坏蛋,要真是坏蛋,还不得被你打成办半残废!”

      “机智如小爷我,就冲这反应速度,要真来了坏蛋,才能把财务损失降到最低。”

      叶葱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人脸皮真厚,怎么时刻不忘夸自己呀!

      “我吃饱啦!”叶葱放下筷子。“你吃完就把碗筷放那儿,一会儿我来收拾。”说完,便去了卫生间。

      余淮往前扫了一眼,吃这么少,这是把自己当猫喂呢!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