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Warmless【终】

一个任性的Shiv宝:

#完结#


#由于上下文联系紧密,建议回顾全文#


#请勿上升真人#




【上】  【中】 【下】






 


11


谌浩轩弯下腰,伸手探向床上少年碎发浸湿的额头,在感受到渐退的温度后放心地松了口气。他盯着他不甚平静的睡脸好一会儿,飘忽不定的目光顺着对方清朗的轮廓一路溜到了他随意摊开的手心,朝上的皮肤平整干净。眼睫微颤,他将自己的手按压在了左边心口的位置,他的心脏正在以不能再平常的速度跳动着,平淡的在如此安静的氛围里他无法听见一丝一毫跳动的声音。


他曾因以为自己得了突发性心悸,而和坚持认为他一切健康的家庭医生对峙,在第三次跟对方描述了自己的病状后,那位头发斑白的老医者突然笑出了声。




“所以你的意思是,”老人脸上的表情很精彩,“你只有在面对一个特定的人的时候,心跳才会加快是吗?”




“是非常快,”他面不改色地阐述,“像要跳出来了一样。我一定是哪里——”




“浩轩,”那人打断道,眼底有些混沌却透着一股子精明,“你真的不知道答案吗?”


 


——“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谌浩轩被他的提问扼住了喉咙,本该流利的辩解就此打住。


他虽然比常人对情感的反应速度慢一些,但他不傻。不论是去哪个搜索引擎上寻找答案,不论他如何添油加醋地描述自己的“病情”,心脏加快,手心冒汗,除了突发性疾病以外,只有一种情况——


 


“对不起。”


 


他一惊,垂下眼便看见夏常安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望着他的眼睛深不见底。




“浩轩,对不起。”他重复道,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




谌浩轩怔了片刻,起身倒了杯水递到他面前,自顾自地说道,“你之前昏倒了,我家司机送你去医院打了退烧针,带你回家后你爸妈实验室有急事就先托我照顾你。”




夏常安半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接过了水杯,垂下头却没有要喝水的意思。


“对不起,”他歉疚地喃喃,“我不想让你不安……我害怕我不在的话,你会很孤单。”




对方嘶哑的嗓音像砂纸一般将谌浩轩的耳膜摩地生疼,他呼出一口气,道,“快喝水。”




“啊?”




“喝完水再说话。”




夏常安的眼睛一亮,一口气将杯中的水喝完,“你不生气了?”




“夏叔叔跟我解释过了,”谌浩轩嗤笑一声,将水杯满上,又拆了几颗药给他,“你觉得我是笨蛋吗,会认不出来?”




见气氛轻松了些许,夏常安疲惫的眼里终于有了一点笑意,道,“是你太聪明了。它跟我一模一样,连我爸妈都分不出来。”


 


“不一样。”


 


夏常安往嘴边送药的手顿了顿。




“……你们,不一样。”谌浩轩撇开眼,声音不自觉地哑了下去。




“也对,”对方笑了笑,“毕竟它是AI嘛。”




周围的空气倏地沉寂了下来,谌浩轩望了眼窗外浓郁的夜色,随即回过头对上夏常安意味深长的视线。


“你烧已经退了,我先回去了,”他站直了身子,“你注意身体,别再胡来。”




夏常安张了张嘴,像是还想说什么。他的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只是嘴唇还有些泛白。静默了几秒,他道,“明天见。”




他话音刚落,本已走到门口的谌浩轩向前的步子却猛地停住了。他身子直挺,低垂的刘海遮住了他眼中再也无法掩饰的失落,藏在身侧的手指用力揪住了衣摆。




“常安。”他咬了咬牙,两个字像是从缝隙里挤出来的一般。




床上少年原本黯淡的眸光被对方突然的开口点亮,像是黑夜里的烟火,照亮了半边墨色。




“我想,我想再见他一面。”谌浩轩回过身,面对着床上男生的方向,起初轻微的发声在结尾时已是溢于言表的坚定。




夏常安唇角的微笑隐没在了眼里,他抬头看向他,“见谁?”




抿了抿唇,谌浩轩轻吸了口气后坚声道,“那个AI,我想再见他一次。”




“……你在说什么呢,”夏常安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语速飞快,“它有什么好见的,我都回来了,你见我就ok——”




“这不一样,”谌浩轩打断他,道,“拜托你了。”




夏常安静了半晌,身体紧绷,眼中仿佛有什么一触即发,语气却越发轻快,“可它已经被格式化了,你还要见吗?”


察觉到对方骤然瞪大的眼睛,他若无其事地继续,“你也发现了吧,那个AI已经快到极限了。按照以前的测试结果,它应该还有几个月的时限,可如今还不到半年它就会进入节电模式的昏睡。为了防止它提前能量耗尽而永久关机,我爸已经转移了他内存里全部的记录,并将它格式化了。”


“毕竟,”他无奈地耸了耸肩,“维持那么庞大的记忆点,是很费力的。”


 


他一席话说完后,整个房间静的可怕,谌浩轩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一片惨白。


 


“也就是说,它现在只是个即将报废的机器,”夏常安凝睇着他的脸,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你还想见吗?”




“……无所谓,”谌浩轩沉下声,浅色的眸子淡定的没有情绪,却更似埋藏了更为汹涌的暗流,“我和他有个约定没有完成,我讨厌不守信用。”




“那个约定,”夏常安的声音蓦地轻了下来,“对你很重要吗?”




谌浩轩颔首。




对方身体颤了颤,床上的手不由地紧紧握成了拳。




“那个它,”顿了顿,他气息有些不稳,“也对你很重要?”




谌浩轩一愣,像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问。此时夏常安正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眸色又深沉了几分,执着的目光像要把他灼穿。他正要继续点头,垂在身侧的手腕忽地感受到一股炙热的力量将他往下一拉。他只觉得身子下坠,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重重摔倒在了对方不算柔软的床上。夏常安正居高临下地瞪着他,膝盖顶着他的双腿令他无法动弹,眼里是快要喷薄而出的火光。




“那么我呢,谌浩轩?”他压低了嗓音,用尽气力般地吼道,


 


对你来说,我算什么?!


 


竟像极了一只小兽受伤时绝望的哀嚎。


 


 


 


12


在他的家庭医生语重心长地问他究竟在逃避什么之后,谌浩轩很长时间都陷入了自责的困惑里。




起初他以为自己无法接受的是对好友的背叛。




他竟然偷偷地希望那个与夏常安一模一样,却又分毫不像的AI能一直存在于他身边,替代了他真正的好友也没什么关系。


可当他翻遍了所有的搜索引擎,发现他在那“人”面前愈发无法遮掩的心跳声,固执地指向他从未发觉的方向时,他才恍然大悟。与班里很多对AI一无所知的同学截然不同,谌浩轩对AI的了解可谓过于深刻。他的父亲是一个大型人工智能开发公司的负责人,很多时候那些科研人员都会以谌浩轩的身体标准作为基本数据,所以他亦比谁都清楚,当一个AI无法再照常维持与人类相同的体温,无法再控制自己陷入昏睡的时候——


 


他便是在走向油尽灯枯的尽头。


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于是当谌浩轩在密码社下课后,不论怎么大声,如何推摇,都无法叫醒课桌上的那个AI时,他那些压抑已久的不安,忽然间都争先恐后地喷涌了出来。


他在逃避的,从来都不是他自诩珍贵的友情。


而是他在意的,连“人”都称不上的家伙,会随时毫无预兆地离去。


 


所以他不想承认。


他不敢承认。


 


——他对他真正的心情。


 


谌浩轩盯着对方在昏睡中摊开的掌心,抬起不稳的指尖,轻触了一下那块冰冷的皮肤。他低头犹豫了一会儿,拿起课桌上的黑笔,一笔一画地在那人的手掌上写下了明晰的字迹,好似演练过无数遍。完成最后一画,他正要收起笔,便见面前少年纤密的睫毛悄然掀起。




“下课了?”那人伸了个懒腰,问道。




“刚下课。”他将笔藏到身后,腹诽早就过去一个小时了。




“大家溜的好快啊,”他乐呵呵地说道,起身拎起了书包,“那我们也走吧。”




“……三。”




“什么?”




谌浩轩的目光停驻在他拎着书包的手上,紧接着眉眼弯了弯,抬眼坚声道,“三。”




换来对方更错愕的目光。




“没什么,回家吧。”




他脸颊发烫地绕过一脸莫名的他向门外行去,却不知那是他最后一次,与他并肩而行了。


 




手腕上灼烧似的疼痛令谌浩轩回过神,视线上方是夏常安憋红了的脸,晕墨色的眼里似有万丈深渊。他试着想挣脱他的桎梏,可想不到大病初愈的人竟然有这么猛的力气,几下无果后只好败下阵来。谌浩轩只觉得嗓子干的可怕,可心下却出奇的冷静。


“你是我最重视的朋友,”他望着夏常安的眼睛,认真地开口,


 


——“我喜欢他。” 


 


不带一丝迟疑。


 


时间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周围的空气顷刻间便凝固住了。夏常安脸上难以置信的呆愣表情瞬息万变,最后怒极反笑。


“谌浩轩你是不是疯了??!”他抓着他手腕的手不住地用力,双目通红,“你口中的那个他只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机器你明白吗??!他就是我的替代品,我给他的任务就是陪着你!!”




他们对视着,夏常安喘着粗气,胸口剧烈地起伏。谌浩轩却在他阴沉的眸子里,清楚地看见了目色平和的自己。




“常安,”他平静地说道,“你知道我最不喜欢吃什么吗?”




对方眉头一皱,没有回答。




“红油抄手。”




夏常安眼神一颤,“怎么可能——”




“我其实吃不来又油又辣的东西,”他无奈地笑道,“每次吃完回家都会吐好久。”




对方惊愕地睁大了眼,手上的力道轻了些。




“我不喜欢喝碳酸饮料,因为喝完了总是打嗝。”




“你——”




“我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表演,比起去校乐队唱歌,我更想待在教室里做题。还有——”




“够了!”夏常安大声喝止,眉头越皱越深,“你为什么不早说?”




“常安,”他望进上方他通透的眼里,温和地解释道,“我这个人不太会和别人说话,所以总交不到朋友,惹人生气。常安你,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




夏常安的眸光动了动。




“我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一五一十地继续,“我不想让你失望,更不想失去重要的朋友。所以如果我的隐瞒能让你开心,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他不一样,”他一顿,声线不觉得柔了下来,“他总是能一眼看出我的不坦率,然后耐心地用我理解的方式跟我沟通。”


“是他教我到底该怎么做,刚才那些话,如果没有他,我永远都说不出口,”唇角翘了翘,谌浩轩一眨不眨的眼里泛起了微弱的水光,“他会站在我的角度考虑我的感受,听我说话。其实发现他是AI后,我反倒松了口气……我终于,能彻底放松下来了。”




“这些我都能做到,只要你——”




“真的吗,夏常安?”谌浩轩笑了笑,并没有让他说下去,“那为什么你会觉得自己有权利,不打声招呼就将一个会说会笑的‘人’塞到我的生活里,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把他抽走呢?”




他的一席话将他逼得哑口无言,夏常安嘴巴张了又张,却硬是说不出一个字来。他瞪视着他好一会儿后,慢慢地低下头向他的脸靠近。谌浩轩直直地看着他,眼里平静的泛不起涟漪,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夏常安在他们鼻尖相触时停了下来,随后嘴唇擦过对方的脸侧,停在了他的耳畔。




“大概是因为,”他克制着声线里的颤音,哑声道,


 


——“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做你的朋友。”


 


他终于松开了对他的束缚,身子一歪,仰面躺倒在了床上。头顶明亮的灯光刺得他胸口一阵闷痛,耳侧传来的是谌浩轩起身离开的声音,和那句听不出情绪的“好好休息”。


 


 


 


13


夏常安苍白着一张脸走进夏家的实验室时已经是深夜了。他昨天刚下飞机没多久就开始发烧,大概是因为过于兴奋再加上长途飞行导致过度疲劳。本以为已经褪得差不多了,他匆忙赶着放学的时间跑去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结果却以更惨烈的方式倒在地上而告终。此刻他的身体也没完全恢复,脚下的步子还有些虚浮,可无奈他怎么都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的全是谌浩轩在他身下坚毅而决绝的眉眼。




“常安?”偌大的实验室里只杵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他正拿着笔手速如飞地在本子上记录,见来者是他惊讶地挑了挑眉,“你怎么来了?夏博士他们还在开研讨会,要我去通知吗?”




“不用,”他摇头,“我是来看他的。”




他目不斜视地向着前方,不远处的防护罩里站着一个与他长相分毫不差的少年,身上穿着的还是夏常安昨晚到家时见到他倒在地上的那身衣服。他周身插着各色的导管和电线,眉眼却很是安详,双目紧闭,如同陷入了沉睡。




“他……没再醒来过吗?”




“你说001?”意识到他的目光所及,对方撇了撇嘴,“对啊,这太奇怪了,也不知道它到底做了什么疯狂耗费电量的事情。博士试着给他补充电量,可因为它是我们新的试验AI,具体有效的充电方法我们还没什么头绪。”




夏常安“唔”了一声,眼神牢牢地锁在001身上没再回话。




“对了,”那人去到就近的电脑边,在键盘上一阵敲打后对着夏常安招了招手,“既然你来了,要不要看看他这半年对你生活的记录?”




“已经可以看了吗?”夏常安好奇地走了过去,“我以为从AI内存里导出的记录,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转化成我们可看的格式。”




“当然不是我们导出的那些,”那研究员道,“是直接从001的角度。”




夏常安的身子一僵,“他还没有格式化?”




“嗯,夏博士说想让你来做这个决定,毕竟是参照你为原型做得AI。”


 


“格式化。”


 


那人在键盘上飞舞的手指一停,抬眼向他示意,“你确定?你不用先看看吗?”




“没必要,”夏常安看向前方的视线冰冷,突然沉下的声音没有了起伏,“直接格式化。”




大概是被他周身聚变的气压吓到,那研究员迅速起身,收拾了一下桌上散落的本子后,直接向门口走去,“我界面已经给你调好了,”出去前他回身说了一句,“我还有事,你再看看吧。”




夏常安见他仓皇地消失在门后,嘴角一扯露出了一个颇为自嘲的弧度。他弯下腰打量着电脑屏幕上闪烁的“确认格式化?”的字样,本来行云流水的动作停了下来。


 


——你是我最重视的朋友。


 


他不禁咬住了下嘴唇,口中顿时弥漫了一股铁锈的腥气。


 


——我喜欢他。


 


扶着鼠标的手心不止地冒汗,


 


——我喜欢他。


 


……喜欢他。


 


他眸中已无半点情绪,手指一动,按下了确认键。只听“滴——”的一声,防护罩里的少年身体微弱地震了震,紧接着恢复了平静。夏常安走到他面前,将他上下打量了个遍,在扫到他垂在身侧的手后原本带着讽刺意味的目光硬生生地刹住了车。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在确认自己没有眼花后手忙脚乱地打开了防护罩,一把抓过了里面少年垂落的手。只见他发白的手心里,被人用黑色水笔留下了不甚清晰的笔画。


他震惊地将那一行熟悉的字迹看了一遍又一遍,手指颤得厉害,只觉得胸口止不住地发闷,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怎么都咽不下去。


深吸了一口气,夏常安努力将自己压抑了许久的哽咽尽数吞了回去,低下了头。




“……傻子,”他抬起胳膊抹了把眼睛,嗫嚅道,“谌浩轩……真是傻的可以。”


 


明明比谁都预先知晓了结局,却依旧不管不顾投入了全部身心。




 


 


14


已是春末,放学时的天色渐渐亮堂了起来,谌浩轩趴在书桌上,望着窗外天边参差不齐的浅淡赤色,眼中反射的光线凝聚了又散开。下课后的密码社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偏过脸,他看向自己斜前方的位置,那里原本应该睡着一个没有心跳的男生,而谌浩轩便会像以往数次一样,无所事事地等他醒来。一开始的时候,只是短短几分钟,直到后来需要几个小时对方才会清醒。只是那时候他的心是满的,他对所谓的未来还抱有期待。




因为他相信,他一定会醒来。


 


咽了口唾沫缓解隐隐作痛的喉口,谌浩轩听见门口突然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他一惊,以为是学校的大爷来锁门了,连忙起身拎起了书包。可他还没走出座位,一抬眼,手中的书包便掉在了地上,在安静的教室里发出一声莫名刺耳的闷响。


只见开门进来的男生有着他再熟不过的眉眼,身上的衣服是他前几天与他并肩离开时穿着的白衬衣,发梢微翘,看起来并没怎么打理过。


他不敢相信地用力眨了眨眼睛,随后将手探到身后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真实的痛感令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谌浩轩只觉得自己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惊喜覆没了,他盯着他看了良久,甚至忘了该如何发声。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对方率先走了过来,礼貌性地对他颔首道,“您好。”


 


……


……您,您好?


 


“我的主人告诉我,这里有人想见我,”他唇边的微笑敷衍的恰到好处,与冷淡的眼神相辅相成,“请问是您吗?”




谌浩轩顿时僵住了身体,浑身像被浇了冷水,半天才故作镇静地应道,“……是我。”




他生硬地对他伸出手,“我是谌浩轩。”




“您好,我是001,”对方亦伸出手与他相握,手心的温度如同废铁,“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谌浩轩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他干净的手掌,心沉得更厉害了,连带着胃里一阵泛酸。


“原来你叫001啊……”他听不出悲喜地低喃了一句。




“什么?”




“没什么,”他拼命挤出一个微笑,眼前这个家伙曾经告诉他,他板起脸的样子像个小老头,严肃的叫人不敢接近,“我见你是想,是想履行和一个重要朋友的约定。”




“那有什么我可以帮到您的吗?”




“有,”他尽力笑道,“你只要站在这里就可以了。”




他看着他疑惑更甚的脸,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揪紧了,有一下没一下的疼,恍惚的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喘不上气来。




许是从他一脸的欲哭无泪中看出了什么,对方皱了皱眉,客套地问,“你的那个朋友,我认识吗?”




谌浩轩犹豫了片刻,觉得嘴角快麻了,“你们很熟。”




“抱歉,我没有任何印象。”




“没关系,我记得,”他深深地望进那人眼里,而那里面有一个笑的比哭还丑的他自己,“另外,我还有些话想跟他说。”


谌浩轩从鼻尖颤颤地呼出一口气,肿痛的喉咙逼得他又咽下了几口唾沫。




“我想跟他说,他是我遇到过的,最懂我的人。”




有温热的液体毫无顾忌地涌出眼眶,他并没有抬手去擦拭,


 


“还有,谢谢他,谢谢他教我,让我怎么爱别人。”


 


面前的少年无比困惑地歪了歪头,在翻遍了口袋没找到纸巾后,他不安地应道,“很抱歉,如果我认识他的话,我一定会帮你转达。但我只是个机器,我的记忆不属于我,也由不得我做主。”


语毕,他生疏地抬手帮他抹去了脸上的泪痕,“真的非常抱歉,我没有办法体会你的感受,更没有办法回应你。”




谌浩轩握紧了手,指甲抵在掌心肉上生疼,“已经足够了,谢谢你今天能来。”




“小事而已,”那人对着他欠了欠身子,“那我先告辞了。”




“……等一下。”




对方狐疑地回过头。




谌浩轩匿在身后的手不断地紧了又紧,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般,“我有个请求。” 


 


——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


——记得一定要来跟我道别。


 


“你能对我说一声再见吗?”


 


——请你,一定要来跟我道别。


 


门边的少年虽有疑惑,却还是笑了笑,半颗虎牙露在唇外,衬得眼底神采奕奕,清亮如初。




“再见。”


  


嗯。


我一定会来跟你道别的。


 


 


 


 


15


将门在身后关上,来到走廊上的少年人喘了口气。他一步未停地穿梭在被窗外的夕阳染得斑驳陆离的走廊里,原本若无其事的眸子逐渐被再也藏不住的悲恸充斥。




“我谢谢你。”




一声低沉的男声从旁边的拐角里传出,惊得他停下了脚步,再转眼便见一个与他身材相仿的男生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两人连插口袋的姿势都一模一样。




“谢谢你还帮我要了张好人卡。”对方嘲讽道。




001轻笑了一声,回答,“事实而已。如果不是你故意没有关好研究室的门,我怎么可能出的来。”




夏常安撇开眼,“切”了一声,“别误会,不是为了你。”




“我知道。”




他们之间沉默了半晌,夏常安没忍住深吸了口气,率先打破了静寂,“为什么?”


见对方飘忽不定的目光回到了自己身上,他才加重了语气,“为什么不告诉他,你根本什么都记得。”




“会有什么改变吗?”他道,“你比我更清楚我现在的情况,我有没有电量支撑我走出这栋楼,都是个问题。”


见他撤开了视线,001又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




“关于我还有记忆的这件事。”




“我在你眼里肯定是个笨蛋吧,”夏常安摊了摊手,“下午我去研究室看你的时候,发现你手心里的那行字母不见了。作为一个回归初始状态的AI,你没有理由在无人给出指令的情况下那么做。除非,除非你还有自己的意愿。”


末了,他呢喃道,“你是为了让浩轩死心,才擦掉那段密码的吧。” 




001本来处变不惊的脸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他诧异地看着夏常安深沉的眉眼,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声。




“L,O,R,Y,H,B,R,X,也就是他写在你手心里的字母,”夏常安笑了笑,一字一顿地念道,“按照凯撒密码的破解规律,每个字母变动三个数,就是——”


他顿了顿,笑容不由得艰涩了几分,“I,L,O,V,E,Y,O,U.”


 


——“也就是,谌浩轩对你的告白。”


 


“你……”




“至于为什么是变动‘三’个数,”他继续解释道,“大概是因为,他的告白是由最为重要的三个字组成的吧。”


长长地吁了口气,夏常安无奈地苦笑出声,“浩轩他,是我见过最不会表达感情的人。所以他啊,一定是用了自己最大的勇气,才写下了那段密码。”




“……你怎么看懂的?你明明——”




“数学不好?”他打断了他的发问,理所当然地应道,“是啊,我不喜欢数学,更搞不懂密码。可是谌浩轩那家伙喜欢,我也只能逼着自己去了解。”


“说起来也挺好笑的,”他说得讽刺味十足,似乎是想就此回避语气中怎么都藏不住的难过,“这段密码是我在国外自己想的,原本想回来跟他告白用,还能给他个惊喜。没料到他第一次跟我想到一块儿去的事情,竟然用在了你身上。” 




“常安……” 




“没事,我就是发自内心地感慨一下,”他不乏真诚地弯了弯眉眼,“你也很厉害啊。”




对方没有回话,只是默不作声地垂下了眼帘。




“之前我和别人一样,怎么都想不明白,你本应该还有几个月的时限,可怎么就连半年都撑不下去,”夏常安顾自地说道,“直到今天,我发现你被格式化后竟然还有主见擦掉手心的字,我才想明白你之所以会这么快地电量枯竭,是因为你在用一份电量支撑着两份记忆,对不对?”


见他没有反驳,他继续道,“你擅自复制了自己的记忆,没有告知任何人。这样即使我们日后将你格式化,也只是消除了我们以为的那一份。可你明明知道,你的研发电量支撑一份记忆点就已经很勉强了,你这样跟自我销毁有什么区别?”




001耐心地听他说完,尔后摇了摇头,笑得毫不在意。


“因为我无论如何,都要保存这份记忆,”他诚恳地回答,“这是我唯一能够回应他的方式。”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其实我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帮我格式化去掉多余的那一份,我就没有电量来完成和他的约定了。”




夏常安被他说得一时语塞,许久才憋出一句,“值得吗?”




傻气十足的问题。


 


“常安,”对方淡笑着移开了目光,看向了窗外遥远的与天边交融的地平线,音线凉薄,“我是因为你而存在的,我很清楚,我是你暂时的替代品。如果让所有人在你和我之间做选择,没有人会选择我这个怪物。”


“可是谌浩轩他不一样,”他眼神温柔了许多,像是想起了诸多美好,“他很清楚我是什么,也清楚我有一天会离开,可即使如此——”


 


——“他仍然选择了我。”


 


回过眸,他凝视着面前身体微微发颤的夏常安,眼里没有丝毫挑衅,只有知足而平静的笑意。




“所以,哪怕保留和他在一起的记忆等于自我销毁,于我而言,都没有比这更值得的事了。”




名叫001的AI笑着如是说道。


 


 


 


16


暮色愈沉,天边的夕阳已经转变为泣血般的深红。夏常安站在原地,目送那个和他一般模样的少年愈行愈远,逐渐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他不禁又叹了口气,心里莫名堵得慌,再回过神时才发现身后竟然还站了一个人。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只见他身后的谌浩轩红着眼,一脸倔强地看着他,不发一言。




“你……你在这儿多久了?”他慌慌张张地问道。




“很久。”对方回答,嗓子哑透了。




“你,你都听到了?”




“算是吧。”




“那,那……”




“夏常安,我不傻,”谌浩轩苦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他什么都记得。不然除了他以外,还有谁知道我会在密码社的教室里待到那么晚。”


察觉到对方不解的目光,他又道,“只是既然他不想让我知道,我就装作不知情吧。”


 


——“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了。”


 


说罢,他便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你去哪儿?”夏常安忙问。




“去送他。”


 




他们二人追上001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校门,校门口早已过了流量高峰期,空荡荡的没有人烟。他们一前一后地跟在他身后,保持着十米远的距离,谌浩轩一直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速度,不敢靠太近。其实按照正常AI对周围环境敏锐的捕捉,优秀如001是肯定能发现他们的,可到现在都毫无察觉,只能说明——


 


他已经到达了尽头。


 


谌浩轩近乎痴迷地望着他缓慢向前的背影,眼睛不眨一下,像是生怕自己一眨眼前方的人影就会不见了似的。夏常安见他如此,心里再是酸涩,也只能陪着他继续前行。




“……夏常安,”磨人的寂静中谌浩轩兀地小声地开口,将他吓得不轻,“我向你道歉,并收回我之前说的话。”




他愣了愣,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谌浩轩望着前方的目光没有收回半分,唇角却蓦地出现了深陷的梨涡,与他红肿的眼睛大相径庭,“我说你没有权利随便把他塞进我的生活里,其实我并不是这么想的。”




“你说的没有错,是我该道歉才对,”夏常安嘟囔道,“我确实想当然地忽略了你感受。”




“这点不错,但我其实是想谢谢你的。”




“诶?”




不远处的少年似乎发觉了什么,他停下了蹒跚的脚步,然后略显艰难地转过了身。四目相对时,谌浩轩毫不躲闪地对他扬起了一个微笑,嗫嚅道:“谢谢你,常安。”


那少年亦笑了,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晶亮的眸子在夕阳里染上了赤色的光晕。此刻他置身于漫天的暮色中,背光而立的身子像是随时会消逝在背后的光线里。


 


——“谢谢你,将他带到了我的生命里。”


 


待夏常安从他突然的致谢中回神,再眯眼迎着光向前眺望时,那少年早已面对着他们,缓慢地闭上了眼睛。


伫立在原地的身形被光线拉得分外寂寥。


 


“还有,夏常安……”


“欢迎回来。” 


 


惊觉到身边的人再也掩饰不住的哽咽,他慌忙看向他,便见谌浩轩仍旧固执地望着远方,迟迟不肯眨下的眼里已噙满了泪水,正顺着他的脸颊不断而下。


如决堤一般。


 


 






THE END






写在后面的话:


终于完成了,这部可以说是构思了一年的作品的作品。


算是开放性结局吧。


warmless的情节灵感其实来自我写的另一篇夏谌《单选题》,当时写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有两个夏常安,一个是人类,一个是AI,浩轩会怎么选。


我想,浩轩应该还是会选择AI的吧。




毕竟正如他在密码里原话所说,你是我遇见过最懂我的人。


我选择你,因为你是你。




(当然文里的常安我真的也很喜欢啊!!写的时候无数次陷入纠结!)




至于题目是我自己拉郎配的单词,大意就是 温度渐失,一方面可以表达从夏常安到001的体温渐退,另一方面可以说明浩轩的选择。




总而言之,希望大家阅读愉快!如果有长评这种东西请尽情地砸向我!!!

评论

热度(1100)

  1. 土豆烧牛肉一个任性的Shiv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