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Warmless【中】

一个任性的Shiv宝:

#夏谌#


#请勿上升真人#




【上】






05


 


第十七次了。


谌浩轩偏过脸看了眼坐他旁边的人,只见他将头埋在胳膊里,浑身一动不动,只有背部均匀的起伏在告诉旁人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这已经是夏常安第十七次在课上睡觉了。年后他似乎总是很困,原本上课聚精会神的他现在会时不时地瞌睡过去。可让所有老师都没辙的是,即使中途叫他起来回答问题,他也能迅速回答上来,还分毫不差,仿佛之前的闷头大睡只是某种障眼法。


 


谌浩轩在感受到密码社的讲师又连续往这边飞了几个眼刀后,尴尬地坐直了身体。


 


社团活动结束时夏常安仍然没醒,谌浩轩背起书包后绕到了他桌前,“常安。”


他唤道。


 


对方无动于衷。


 


“常安?”他提高了音量,伸手晃了晃课桌上仍旧不动如山的人,“常安!”


 


那人终于有了反应,抬起了头,迷蒙的眼里倒映着谌浩轩从没见过的自己惊慌失措的表情。


“你怎么了?”他含糊道,“吓死人了。”


 


“没什么,”他赶忙敛了情绪,如常地淡声说道,“下课了我们走吧。”


 


他们走出教室的门,相互无言,夏常安举起胳膊伸了一个不小的懒腰。


 


“你最近上课总是睡着,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谌浩轩问。


 


“我挺好的,”对方打了个哈欠,“就是总觉得睡不够,可能是在长身体吧。”


 


没忍住瞟了他一眼,他道,“梦该醒了。”


 


夏常安毫不在意地笑了几声,伸在头顶的胳膊垂了下来,手背不由得蹭过了走在身边的人的右手。谌浩轩脚下的步子一停,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他只觉得嗓子涩的难受,试了几声后才出声叫住了仍然在前进的少年,“……夏常安。”


 


“嗯?”对方回身看向他。


 


“我有东西落在教室了,要回去拿,”他望着他,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脚步微颤地后退了几步,“你先走吧。”


说罢不等他回答便迅速转身跑远了。


 


谌浩轩来到走廊拐角,后背猛地靠在墙上发出了不响的碰撞声,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他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然后近乎缓慢地,他看向了自己的手。


霎时间,很多情景如走马灯般在他眼前一一浮现:


 


极尽绚丽的夕阳里夏常安背对着他站立,将来人的拳头挡开时他侧过脸,低若蚊呐地对身后的他说了一句“别怕。”;


人声嘈杂的店铺里,他们两人都被热气熏红了脸,夏常安一个劲将汤碗推到他面前,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却还要时不时的因为脸上的伤口倒吸几口凉气;


喧嚷的课后夏常安总会第一时间将他从座位上拉起,一路狂奔去抢学校小卖部里新做的碎冰,事后气喘吁吁地扔给他一瓶可乐,笑嘻嘻地说这是请他的;


人群拥挤的烟火大会上,他们被过往的人群冲散了,他故作镇定地站在原地,直到有人从身后一把握住了他的手。他认得那人掌心的体温,是比自己手指高几分的温度。回首,夏常安站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眼中星星点点的光亮能抵过夜空中的万千繁星。


 


深吸了口气,谌浩轩站直了身体,离开了他之前委身的角落。他走下了科技楼前面的台阶,只听“咚”的一声,有什么东西不偏不倚地撞进他的怀里,令他下意识地接住了。


他低头一看,是一瓶被热气包裹的咖啡。


 


惊讶地抬眼,他这才发现大楼前的阴影里有个身形颀长的男生逆光站立,正向着他走到这边的光线里。


 


“常安?”他诧异地开口,“你怎么还在这儿?”


 


“陪你啊。”来人挑了挑眉,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陪我?”


 


“你不开心,我当然要陪着你。”


他比他高了半个头,微俯下身,安抚般地掐了一把他的脸。


并没有询问他情绪低落的缘由。


 


明明寒风刺骨,谌浩轩只觉得内心一暖,可片刻后他立马清醒了过来,装作不经意地躲开了对方的触碰。


“这是给我的?”他看着手中的咖啡,岔开话题道。


 


对方似乎没有发觉他的不对劲,笑着回答,“请你的。”


 


他抓着咖啡窄小的瓶身,听不出情绪地说了一句,“你以前总是请我喝可乐。”


 


“是啊,”


夏常安露着虎牙,淡淡应着,


 


“可你不喜欢。”


 


谌浩轩捏着咖啡的手一紧,他嘴唇颤了颤,心中原本被他抑制住的情感刹那间失了控,汹涌地埋没住了他的喉口,令他险些喘不过气。


 


“没有,”他努力控制着呼吸,“我都可以。”


 


夏常安皱了皱眉,目光如炬地看着他,在这般的视线里他的躲闪显得十分无力。


“谌浩轩,”他沉声道,“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向来直来直去的,为什么这方面就不能坦率一点?”


 


 


对啊,为什么不能再坦率一点呢?


 


最开始的时候是害怕失去,现在——


 


 


他抬眸看向他,面前少年的脸与他记忆中的人意气奋发的眉目渐渐重叠,却终是脱离了出来。


 


再也藏不住了,他那越发激烈的心跳。


 


 


 


06


 


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用力地握住他的手了。


 


进入密码社后,他便不再愿意去过多碰触对方,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让那人掌心的温度一直停留在他记忆里的样子,温热得过分。


而不是与他相差无异的体温。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对周遭的一切装作毫不知情。


 


每天陪伴着他的人依旧是那个爱笑爱闹的夏常安,没有什么改变。


他只是突然间变聪明了,突然间能看懂他了,突然间……突然间自己在他身边能彻彻底底地放松下来了。


 


他仍然每天叫着他的名字。起初他的内心还会有挣扎,可随着日子的推移,他竟再也听不到自己心中仅存的那声呼喊了。


 


——到底,为什么不能再坦率一点呢?


 


因为不想承认啊。


不想承认如果这是个梦的话,他只想沦陷其中,永不醒来。


 


可终归,也只是梦而已。


 


那个人无意中触碰到他手指的手令他心中一直以来装聋作哑的警铃大作,他不得不醒来了。


那只手只剩下逐渐转冷的体温,就像一台恒久失修的机器,终究会踏上报废的末路。


 


他必须醒来了。


 


所以,至少让他们真真正正地认识一次吧,


 


 


——“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啊。”被他眼中的认真感染,夏常安亦郑重其事地说道。抬手,他的手心停留在了他的发梢上,像是要抚平他所有的不安似的揉了揉。


 


“常——”谌浩轩顿了顿,并没有避开,“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当然。”毫不犹疑地回答。


 


“你都不先问问是什么事?”他好笑道。


 


歪了歪头,夏常安理所当然地应道,“有什么关系?反正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尽力办到啊。”


 


谌浩轩见他一脸笃定,嘴唇张了张后便将原先想说的话都吞了回去。


自欺欺人的事,理智如他,果然还是干不出来。


 


“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


咬了咬牙,他呼出了一口气,


 


——“记得一定要来跟我道别。”


 


这下换对方愣住了,那人疑惑地皱着眉心,竟迟迟没有回复。


 


谌浩轩急了,连忙再次一把抓住了他停在空气中的手,冰冷的触感刺得他心脏一缩。


 “拜托了,”他坚声道,过于焦急以至于声音哑了下去,与他平日里的寡淡调调判若两人,


 


“请你,一定要来跟我道别。”


 


夏常安黑潭般的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却还是有些懵懵懂懂。


 


 “嗯,”


他回握住他的手,笑着颔首道,


 


我一定会来跟你道别的。


 


 


谌浩轩偏过脸,眸光不住地黯淡了下去。


 


他并没有否认,有一天,他会离开。


 


 


 


07


 


放学时的校门口丝毫都不输于隔壁小区楼下拥堵的菜市场,谌浩轩踮起脚尖从车水马龙的街头一路看到了街尾,确认自家的轿车确实不在那条长龙里后掏出了手机。只见亮起的屏幕上第一条就是司机的短信,说自己又碰上了堵车,没法准时到了。


 


他叹了口气,将手机收了回去,一抬眼便看见今天一整天没来上课的夏常安正站在不远处的人群里,大咧咧地朝他挥手。他穿着一件雪白的卫衣,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很是显眼。


 


谌浩轩不由得眼前一亮,疾步向他走去。


“常——”他下意识地出声,“安”字立刻消散在的舌尖,“你不是请病假了吗,怎么又来了,身体好点了吗?”


 


夏常安做了一个“停”的手势,“我没事,就是来见见你。”


他似乎心情很不错,眉毛飞舞进了额前的碎发里,脸侧的猫纹因他唇角的弧度过于夸张而深了几分,却也难掩一脸倦容。


 


“见我?你明天来上课——”


 


话还没说完,他便毫无预兆地被夏常安抱了个满怀。谌浩轩瞪大了眼睛,此刻他鼻尖弥漫的全是夏常安身上特有的皂角香气,向来灵活的大脑止不住地发晕。


“浩轩,”那人的嘴唇蹭在他的脖颈上,惹得他一阵激灵,“我真的好想你。”


 


他任他抱着,心跳却早已乱了节拍,只能伸手安抚般得拍了拍他的背,意外得发觉眼前的少年似乎比昨天见到时高了一点。


 


他们二人来到那家熟悉的抄手铺,一路上夏常安像是憋坏了似的跟他说着趣闻,谌浩轩有些出神,敷衍地应和着。他继续迈着步子,没看清眼前的台阶,等到再反应过来时整个人都向前倒了下去。


 


“谌浩轩!”


身边的人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将他扯回了原处,“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谌浩轩没有理会他,而是怔忪地缓缓低头看向对方抓着他胳膊的手,透过不厚的外套他竟然感受到了近乎炙热的温暖。


 


他踉跄地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的搀扶。


 


“没事,”他强压住音线中的颤音,背过身去时迅速收敛失态的表情,故作淡定地走到了前面,“太饿了没站稳。”


 


 


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


 


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他只觉得鼻尖有些泛酸,坐下来时用袖子挡住下半边脸,干咳了一声。不一会儿夏常安便端着一个盛满热气的托盘走了过来,在他面前放下后坐在了他对面。


“你不是饿坏了吗?”察觉到他疑惑的视线,夏常安边说边将汤碗摆到他面前,还细心地将勺子递到他手中,“我跟老板卖了个乖,先拿了煮好的。”


 


谌浩轩心中一热,原本莫名肿痛的喉咙缓解了些许,直到一阵混杂着辣味的水汽扑了他一脸。


 


“快吃吧,”夏常安露着半边虎牙,笑得像一只餍足的猫咪,


 


“你最喜欢的红油抄手。”


 


 


……一模一样的笑脸。


 


 


——其实你根本就不喜欢吃红油的吧?


 


——所以你啊,千万别再这样勉强自己了。


 


——比起去校乐队,你更想来这儿吧?


 


——你不开心,我当然要陪着你。


 


——是啊,可你不喜欢。


 


 


——谌浩轩,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向来直来直去的,为什么这方面就不能坦率一点呢?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尽力办到啊。


 


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溢出了眼眶,起初他以为只是被面前的热气激红了眼,却不想抬手擦了一下后竟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我一定,会来跟你道别的。


 


 


“夏常安,”


他终是开口,眼泪划过他强撑着的嘴角,落进了下面的汤碗里,


 


 


……好久不见。








TBC






夏常安视角开启中。


 



评论

热度(701)

  1. 土豆烧牛肉一个任性的Shiv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