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翃

八秒记忆【中】

一个任性的Shiv宝:

#请勿上升真人#


 


【上】


 


 


Second 3


我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兴致勃勃地刷着手机,某当红偶像组合的三位大爷则坐在镜子前一脸不情愿地被化妆师在脸上抹粉底。这是他们新专辑宣传的第三站,一个我认为很无聊却偏偏非常适合刷脸博大众好感的访谈节目。


 


易烊千玺正低着头认真地看着台本,半晌后开口出声道,“最想去的地方?”他眉毛挑了挑,“这题目真够老的。”


“Kelly,”见我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叫了我一声,“你要不要分享一下你最想去的是哪里?”


 


这种你说你想去哪儿我出钱让你去免费玩的霸道总裁口气真是棒得不要不要的。


“回易总,我最想去日本!”我发自内心地高声说道,“我要去买买买!!”


 


“嗤,”之前明明已经昏昏欲睡的王俊凯似是被我和千玺的谈话惊醒了,他不屑地瞟了我一眼,道,“你做我助理这么久,怎么还没变得有追求一点?日本这种地方,不是分分钟都去得了吗。”


 


那我也要有时间去好吗??


我憋着一口气默默想着,自从当了您的助理我除了过年放个三天假有哪天不是围着大爷您转悠的?


 


“千玺老大你呢?”我故意装作没听到他说话,转脸将问题抛了回去。


 


他侧过头想了想,清澈的眼里像是有流转的光,“奥斯陆吧。”


 


一个我完全没有听过的地名。 


 


王俊凯先是一愣,紧接着嘴角咧得像是被抹了蜜一样。他从镜子里看到了坐在后面的我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立马敛了情绪,“挪威的奥斯陆,”他装模作样地讲解道,“传言有世上最美的极光和雪景,千玺原来你这么浪漫噢。”


唇角止不住地上扬。


 


这突如其来的虐狗味是怎么回事??


 


我转眼看向在另一边安静化妆的王源,他一脸淡定地垂头打着游戏,似乎是感受到我的视线他抬首对着镜子里的我做了一个习以为常的无奈表情。


 


——挪威啊……


我随手百度了一下,相关信息的第一条就是该国家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法。


 


……哦。


 


哦。


 


哦。


 


虽然我表面上写着一脸的克制一点好不好,可作为一个在战斗前线的cp狗我内心在尖叫。


 


 


 


所有事情本应该就按照既定的轨道完美地走到它应有的结局,可在当时的我还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某个空间里,有个细小的齿轮开始锈钝。


渐渐面目全非。


 


 


年后王俊凯就一直不在状态。


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变得有些健忘,经纪人前一天递给他研读的剧本过了两天后问他的意见时他会一脸茫然地问什么东西?而那本东西还好好地躺在他的随身包里。再后来他开始记不住台词,明明上场前还在认真地背诵可开拍的时候竟疙疙瘩瘩地说不了一句完整的话。导演被他NG得没有办法以为他仗着自己当红地位故意不努力配合拍摄,只好决定临时换角。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各种关于他耍大牌的新闻不胫而走,他手里的邀约顿时少了好几个。公司决定给王俊凯先放个小假,等这阵子风头过去再出来活动。


可正所谓祸不单行,紧接着没过几天一家名气极高的娱乐报纸出了一条“王俊凯恋情浮出水面 恋人疑似同组合队员易烊千玺??”的头版。上面列举了前一年偷拍到的各个场次王俊凯和另一位人士先后出入剧组酒店的照片。这些照片单独拿出来倒都没什么吸引人,但全摆在一起却具有非常高的说服力。上面王俊凯就戴了顶帽子很好辨认,倒是另一位裹得非常严实只能靠身形和相同的衣饰搭配来指认出是易烊千玺。


 


仅一天的时间就有好几个厂家出来表示想重新协商代言的事情,而千玺原本手里正在拍的校园剧也被停了。


 


我被这连续几个突发事件搅得找不到北的时候接到了千玺的电话,他焦急地问我知不知道王俊凯在哪儿,说他已经好几天没开机了。我这才想起自己的确已经有两天没见到他了,赶忙打他手机果然还是关机。


 


我在市里找遍了所有他会去的地方却依旧不见人影。正当我想放弃的时候我终于在被夜色覆盖了一角的练习室里,找到了奋力练舞的王俊凯。教室里的灯光很暗,不仔细辨别根本不会察觉到里面有人。他跳得很用力,似乎已经跳了很久,额前的刘海已经湿透了。他的脚步和地板发出响亮的摩擦声,动作幅度大得有些浮夸。我看着他卖力的样子以为他是心里郁闷在发泄,可看久了却愈发觉得他是身子站不稳只能这样来立定。


 


刚想开口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只见他突然无法自制地仰面向后倒去,下意识探到身后支撑身体的胳膊传来了毛骨悚然的“咔嚓”声。


“靠!”他吃痛地咬牙爆了句粗,整个人如同泄了气一般躺倒在地板上。


 


 


当晚开往医院的车上王俊凯一直没有说话,他咬着泛白的嘴唇低着头,往日有神的眸子里有着某种认命一般的难过。


 


 


“Kelly,”见医生拿着他的x光片走进病房后他突然叫了我一声,“我渴了,帮我出去买瓶水吧。”


 


“好的。”我愣愣地应了一声便出了门,雪白的房门在我身后关上的时候我清晰地听见了那位老医者沉重地叹了口气。


 


等我拿着水再回去时他们已经完成了基本的包扎。王俊凯起身对医生点了点头后示意我可以走了,我拧开瓶盖将水递给他,他抱歉地对我笑笑说道,“不好意思,我好像又不渴了。”


 


“好的吧,”我没脾气地将水放进了背包里,“那你等我一下,我问一下医生有什么要注意的。”


 


“不用了,我都问过了,”他一步便挡在我面前,一整天都冷着的脸竟然露出了撒娇般的表情,“我累死了,我想回家。”


 


面对他忽然的放低身段,我着实有些受宠若惊就只好依了他。上车后的王俊凯又恢复了那张死人脸,眼睛无神地盯着前方。街道边的路灯在他脸上形成的光影,衬得他脸色愈发白峻。


 


保姆车因为前面的红灯而停了下来,王俊凯的目光忽然动了动然后缓缓地转过头向我这边的窗外看去。此时的我们正停在一个大型购物商场外面的路道上,正对面就是商场的巨型LED屏幕。我疑惑顺着他的视线往外面望去,只见那个LED屏幕上正在放下个月就要上映的一部易烊千玺主演的电影预告,画面停在了他浅笑时的特写上,深陷的梨涡温柔而和煦像是梦境里才会有的场景。


 


他像是看呆了,直到车子启动时还没收回目光。


 


“对了凯老大,”我见千玺的脸已经消失在了车后,才小心翼翼地对他开口,“你给千玺回个电话吧,你都快把他急死了。”


 


“唔,”他才反应过来,视线终于停在了我脸上,含糊地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却没有任何想要掏手机的意思。


 


“王俊凯,”觉察到他的不对劲,我咽了口唾沫,难得大着胆子地叫出了他的全名,“你……真的没事吧?”


“你要是心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啊。”


 


他怔愣着看了我半秒,噗地一下笑了出来,“我能有什么事,”他扬着声线应道,“这些事情早在决定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就有思想准备了。”


 


“那,那你打算怎么办?”他莫名开朗的语气反而更加重了我的不安,“你和千玺——”


 


“Kelly,”


他沉下声音打断了我,目光再次移回了前方,墨色的瞳孔彻底沉沦在了暗下去的夜色里,“无论我做什么决定,你都会支持我的吧?”


  


“当然啊,”我想都没想就点头,“您可是我的衣食父母。”


 


“是噢。”他歪过头,一副被我逗笑了的模样,可嘴角的笑意却没有蔓延到眼底。半晌后,他又像是自我安慰一般低喃了一句,


“……那就好。”


 


我狐疑地看向整个人淹没在座椅里的他,兀地发觉他怎么好像瘦了很多。觉察到我的视线,他眯着眼对我微笑,可眼里的情绪怎么看都不像与笑容真正应表达的东西有半分联系,


 


“那就好。”


 


他又轻声说了一遍,低哑的声线立刻消逝在了昏暗的车厢里,徒留一片意味不明的寂静。


 


 


 


Second 4


在梦中与周公打得火热的我是被经纪人的夺命连环call惊醒的。


我迷迷糊糊地拿过手机,按了通话键还没“喂”就差点被一个尖利的女声刺穿了耳膜,“王俊凯呢??”她几乎在尖叫,“你知道王俊凯在哪儿吗??”


 


“凯……凯老大?”我已经睡懵逼了,脑子根本转不过来,“他,他不在家吗?”


 


“他在家我还问你干嘛??”经纪人显然是急疯了,“真是气死我了,那小兔崽子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


 


“发生了什么吗?”我打了个哈欠后警觉了起来,问道。


 


“发生了什么??”她尖锐地笑了一声,“你随便打开一个娱乐网站看看那个小祖宗干了什么好事。你也别睡了起床给我找人!”


 


电话直接断了。


 


我继续懵着随手打开一则娱乐推送,结果下一秒就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那个大字标题上露骨地写着“王俊凯与鲜肉男模出入酒店恋情彻底大曝光 可怜易烊千玺成替身羔羊”,我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拇指快速地将报道往下拉。报道里的另一个主人公我是知道的,那是一个最近被挖掘的凭借着跟易烊千玺相似的身材和脸蛋而快速走红的模特。只见报道附加的照片上全是我的上司,王俊凯搂着那个模特走进酒店的画面,举止亲昵得如同恋人。更夸张地是,每一张两个人的脸都拍的非常清晰,特别是那个与千玺有五分相似的模特。


 


我的手不可自制地抖得更厉害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王俊凯这是在干嘛???


 


——他要毁了自己吗?


  


我不知所措地抓着头发想捋清思绪,不禁想起几天前的夜晚王俊凯在车里眉眼弯弯地说“那就好”时眼里透着的决绝。


 


——可是千玺呢……千玺该怎么办??


 


紧紧攥着手中的手机,我胸口难过得险些喘不过气。突兀的铃声再一次响起来的时候我连来电显示都没看,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猛地接了起来。


 


“Kelly。”是王俊凯那个垃圾boss的声音。


 


我明明应该开口把他往死里骂的,可现在我眼睛却酸得不行我怕我一出声就会崩溃大哭。


 


“Kelly,你现在来一下这里,”他淡声报出一个地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快点。”


 


我咬了咬牙,憋着气说了一句,“你为什么要跟那个模特去酒店,我们都知道你跟他根本没有交集??”


 


王俊凯久久都没有回话,就在我以为他已经挂断电话了的时候,那边终于传来他低沉的声音,“你说过无论我做什么决定,你都会站在我这边的。”


 


你玩我呢??


谁特么知道你来这招??


 


“王俊凯,”半晌后,我才慢慢地从清晨迟钝的大脑里清醒过来,“你早就知道那个什么模特会找人去拍你们,是不是?”


“你根本……就是在拗造型等着被拍是不是??”


 


我迫切地对着话筒尖声发问,可王俊凯却只是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地址便挂了电话。


 


我难受得浑身发颤,却也只能起身开始穿衣洗漱。我原本以为这次事情的结局会是他们公开恋情然后携手走完接下来艰辛的路,可真心没想到竟然在王俊凯这边掉了链子,演变成了这幅糟心的样子。


他这么一闹,对易烊千玺不利的舆论的确是被压制住了,但是他自己呢?


 


他……会毁了自己的呀。


 


出门前我最后瞄了一眼那条新闻上王俊凯进入酒店时搂着对方腰的亲密样子,嘴巴里的铁锈味又浓烈了起来。


 


 


——其实他这么做最难过的人,是千玺啊。


 


 


我赶到的王俊凯说的地方的时候正好碰见易烊千玺从房间里冲了出来,门被他用力地砸在身后“哐”的一声压抑得像是在绝望地低吼。


 


他脚步有些不稳地疾步从我身边走过,擦肩时身子一歪险些撞到了我。我刚想伸手扶他便见他快速绕到了我身后,黑色的鸭舌帽低得遮住了所有的表情。


“不好意思。”蚊呐一般声音里却有着清晰的哽咽。


 


我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没忍住上前抓住他的衣角,想开口安慰他顺便为王俊凯说情却被他一下子挣脱了。


 


怔在原地目送他踉跄地跑远,我这才恍然想起房间里那个把我叫来的主人公。


立马开门走了进去,果不其然便看见王俊凯笔直地站在墙边,往日有神的桃花眼里此刻似是有一片死寂的湖。见来人是我,他目光微动后勉强撑起一个笑容,对我打招呼道,“Hey,Kelly。”


 


尔后像是浑身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抽干了一般向后一仰,顺着墙无声地滑坐到了地上。


他面无表情地一言不发,身侧的手却紧紧握了起来,被额前低垂的碎发半遮住的眼睛慢慢变得通红。


 


见他这幅要死不死的模样,我有些心疼地从口袋里拿出纸巾递到他面前,“老板,你要哭的话就哭出来吧。”


 


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我,红肿的眼睛迟迟没有眨眼像是是怕一闭上里面蕴藏的水汽就会控制不住地涌出来。


 


“有什么好哭的?”


 


良久之后他终于开口,殊不知沙哑的声线将他暴得一干二净,


“至少……”他扯起嘴角,扬出一抹笑,一如往常地露出了半颗虎牙,“至少我保住了千玺啊。”


 


他笑得用力而强勉,似乎是他自己心里也无比清楚他所谓的保住对易烊千玺而言是多么大的伤害。


他这般比哭泣还难看的笑容,我想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了。


 


可我心里冥冥中有另一种感觉在告诉我他会这么做绝对不止想保住易烊千玺的事业那么简单,毕竟他们两个人很早之前就达成了无声的共识,一旦恋情被撞破也一定会相互扶持地走下去。


 


就如多年前千玺手捧着他送的玫瑰,泛着笑意的眼眸里全是无懈可击的坚定。


 


“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事情瞒着我们?”


我乞求般地看着王俊凯,希望他能告诉我他这么自取灭亡的真正苦衷,而他却只是继续保持微笑。


 


那个该死的比哭还丑的微笑。


 


“我累了,Kelly,”他看向天花板,抬起胳膊遮住了眼睛,原本浅色的袖口在几秒后蔓延出一圈深沉,“我真的太累了,我想休息了。”


 


我看着低声啜泣的王俊凯再一次感到手足无措,只好沉默着猜测他话里的含义。


 


——“我想,我是时候退出了。”


 


他声音黯哑地说出这么一句,就像是说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决定,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打在了我身上。


 


“你说什么?”我对早已清楚传达到我耳朵里的话语感到难以置信,抱着仅剩的侥幸,我问道。


 


“我要退出了,”王俊凯没有停顿地又重复了一遍,说罢垂下手臂在地上一撑便站了起来,眼神冷漠地扫过我后直接走到门边留给我一个挺直的背影,“你让公司准备一下,我现在就去跟他们商量具体事项。”


沉重的关门声如同警铃一般在耳边响得不行,我抬手用力掐了一下自己。


 


……唔,好痛。


 




 


 


 


 




TBC


 


 


 



评论

热度(3323)